第345章 招人[1/2页]

孩子让野兽养了好几天,没有生命危险,这件奇事一下子传遍了整个村子,然后以光速在附近的几个村子传播,并且向着外面扩展。

孩子的奶奶在老边十一回村里不到半个小时,就在本家侄子的陪同下来到了村里,见到了活蹦乱跳并且伸手要自己抱抱的奶孩子,抱着孩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后就开始要给众人磕头,不住的说着老几位算是救了他们全家的命之类的话。

当时边瑞也在场,听了这话不由的有些唏嘘,别说当父母的不易,就连这当爷爷奶奶的也不容易,他们家的老头子带着儿子,媳妇已经进山八九天了,估计从孩子丢了之后几天也没有睡好吃好了。

这位老太太并没有第一时间抱走孩子,而是让孩子认了边十一叔家的小儿子做了干爹,两家这是续上了亲戚,最后等着孩子的父母回来之后,又给孩子改了大名,取了边十一叔名字中在一个字,中间加了一个敬字,配上自己的姓王,于是孩子便有了新的大名,这也是人家的一种感谢的方式

先是一些小媒体然后又有一些不知道名字的猎奇媒体报道,附近的几个村子很是在网上火了一把。

孩子完整的回来,大家都挺开心的,一帮老顽童又借着这个好消息啃了边瑞家的两头羊,并且又唤了一些好友过来,有来就有走谁也不是闲的没事做,有些人还有演出,还有教学任务什么的,于是加上走的人,总数也没有太大,差不多维持在二十个人左右。

这些老家伙的朋友比较杂,不过十有八九都是混艺术圈的,尤其以乐器为最。剩下的除了玩洋乐的,还有一些唱地方戏的,和说一些类似乎相声这类的地方文艺工作者。

渐渐的边瑞的小院子里,开始有了一点’群鬼乱舞‘的意思,热闹归热闹,但是大家真的开始交流了起来。

现在边瑞家门口一但生起了篝火,那么就意味着有一场小型的音乐会,不光是村民有的时候来听一听,学校的老师也会常过来,甚至开始的时候外村爱热闹的村民们也会过来听一听。

过了十一月,这边的天气就开始下降了,因为处于江南地带,冷也冷不到哪里去,一年最低的温度也不过就是零下几度,现在才十一月份也仅仅只穿上了毛衣就可以对付晚上的温度,所以边瑞家院子门前的篝火晚会依旧是隔三差五的开着。

就像是今儿,从下午一帮老头子就在边瑞家的院子里帮忙,帮的什么忙?自然是穿肉串、穿素菜串了。

这些老头子玩归玩闹归闹,开了两次篝火晚会之后,这些人便提议他们自己出钱买肉类了,因为他们自己也意识到他们吃起肉来真是没个谱的,主要是肉好吃,吃下去没个数,每天晚上都能撸上一两斤,一只羊才多重一点?

边瑞也没有客套,直接点头答应了,因为边瑞发现自己家的羊照这样吃下去了,是等不到过年了。于是供羊的任务扩大到了整个村子,反正这时候羊也差不多了,老爷子们出钱买,乡亲们便卖,省得卖到外面去了。

一边干活一边侃大山,到也算是有个好乐子,边瑞现在都有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这些老头子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见多识广,很多还都被邀请出国去演奏过,其中不乏有口材好的,故事一经他们的嘴讲出来哪怕是很平常的事立刻热闹了三分。因此老爷子的旁边围了一圈的小脑瓜子,其中就有一个是边瑞的闺女。

文世璋这时和边瑞坐在一起,望了一下同老爷子混在一起的孩子:“你的那个小学生不错很有天份,但是你的外甥不行,可以把这东西当成一个爱好,但是想吃这碗饭那不行”。

边瑞这边聚了那么多搞音乐的,不说民乐的半壁江山都凑在一起了,至少也有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的样子,俗话说的好人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文世璋、傅青绪这些人混在一起的,手上没有一点功夫真的不行。每一个差不多都是乐器中类中的翘楚,要不然你也混不进队伍中来,你艺不行跟着混那叫帮闲,和人家不是朋友,你是捧人家混日子的。

这么多出名的玩古乐的人聚在一起,能占上便宜的人自然而然就动起了脑子,第一个打这主意的是边瑞的大伯,他到不是为了自己,而且为了附近的小学,于是在和这帮老爷子胡吃海喝了几顿之后立刻图穷匕现,让老爷子给去给孩子们上堂欣赏课。

玩音乐的老爷子有很多都是性子不错的,还有一些爱闹爱折腾的,于是至少五六位去学校给孩子上过一些课,给孩子介绍了一下他们擅长的音乐。

这样的话,边瑞的姐姐也就是边晔觉得得给自家的儿子添一点儿音乐细胞,于是现在晚上,边瑞的小外甥就常住在外公外婆家了,一回来或者像今天这样放假就过来听老爷子们讲故事,或者听音乐。

自家的外甥没什么天份,边瑞是明白的,别光是外甥怕是连边瑞的女儿以后也吃不上古琴这一碗饭,因为小丫头对这个太不上心了,孩子天份有一些,但是根本不努力,那你就没有办法了,偏偏边瑞还有一些放任,所以小丫头在古琴这一块可以说是没什么指望了。

“随缘吧,这东西可不能硬来”边瑞说道。

“对了,你那唱片什么时候录,这时间都快过去一个月了吧,你就在这里吃吃喝喝?怎么着是准备在我们村里长住了是吧,要不这样吧,你们去县上或者市里打个招呼,让你们在这边建个专门的村子,以前有什么画家村,现在给你们弄个古乐家村子也不是不可以”边瑞想起来正事还没有干,于是和文世璋开了个玩笑。

文世璋听了这话这才说道:“没什么灵感,总觉得录不出自己的想要的效果来,放心吧,我这边不录就不会乱用投资人的钱,等到下次再录的时候才会重新用,这一点在美国那边是管理的挺严格的,我想乱花金主的钱也难”。

边瑞才不在意什么金主的钱呢,反正又不是花他的钱,别的钱就如同别人家的娃儿,掉井里就掉井里呗。

乡间轻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