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1/2页]

墓园

天空阴霾,灰蒙蒙的,下着凄凄惨惨的细雨,本来就冷清的墓园,显得更加寂静无声,阴森可怖,就连成年男人都不敢久留。可就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子撑着一把黑伞,远远看去,雾蒙蒙的雨里,就跟滴下的一滴墨水,又神秘又诡异。

迟姝颜熟稔走到一块墓碑前,收起伞,也不管连绵不绝的细雨落到身上,怀里抱着一束满天星,蹲下放到墓碑前,等看到墓碑上贴着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干净利落盘着头发的大方知性的女子,嘴角微微上扬,眼神明亮,笑的矜持。

迟姝颜沉静的面容才有些动容,她眨了眨眼睛,忍下眼眶里的泪水,露出一个释然干净的笑容道:“师傅,告诉您一个好消息,那个负心人徒儿亲手替您收拾了,家破人亡,乱刀砍死,一百零八块整,您在九泉之下也该安息了。”

她突地激烈咳嗽起来,就跟要把肺咳出来似的,弯下腰来,右手一捂,全都是鲜血,刺激人眼球的鲜红,嘴唇上也沾染了猩红的血液,本来就白皙的脸庞,映衬得更加苍白透明。周身上下晕染着一圈的浓重的不详的黑气。

要是有点道行的人看见了,肯定要避之不及,平常大奸大恶的人也就头上,肩上带着几分黑色的死气,这全身就跟被黑色笼罩了的,到底手上沾了多少人的鲜血。

迟姝颜瞥了手上的鲜红的血液一眼,丝毫不在意,轻车熟路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干净。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要命的咳嗽了。

“我知道您要是在世,知道我这样做,肯定会把我骂的狗血淋头。”迟姝颜体力不济,挨着坟墓坐下,轻轻笑起来,如果忽视她眉宇间笼罩着的黑色死气,这个笑容甜美的过分,很快这个笑容就黯淡下去:“我最在意的人都沉眠地下,要我怎么眼睁睁看着害死你们的人,享受着富贵荣华,天伦之乐,如果代价是生命,亲手手刃这些仇人,那也是值了。”

迟姝颜缓慢站起来,深深鞠了一个躬,凝视着照片长叹一口气道:“师傅,徒儿最后……来看您一次。”她已经时日不多了。

走出墓园,站在一条亮晶晶湿漉漉的大路,她正要打开伞,大概是手上没有力气,伞刚刚撑开,就被一阵风刮到大路中央,她一步一步走过去,正要弯腰捡起来,余光突然看见一辆大卡车呼啸而来。

这里地势偏僻清净,平常的时候这样的大卡车根本见不到。

不过迟姝颜一点也不意外,她的运势趋近一汪黑色的死气,出现什么事情都不奇怪。深吸一口掺着雨的湿漉漉的雾气,眼睁睁看着大卡车冲击过来,身体丝毫没有躲避,其实像是这样车祸小灾难,对于她一个天师而言,避开轻而易举,可是避开这一次,下一次呢。她凭借着最阴毒厉害的法子手刃仇人,生机已断,这样的灾难只会一次比一次严重,一次比一次多,她闭上眼睛,就算是再来一次,她也不会后悔。

电光火石之间,笨重的大卡车已经冲至跟前,一个单薄的身躯生生地碾进车轮里,连一个声响都没有,就跟卷进去的一片落叶,鲜红的血液喷洒,染红了湿漉漉的道路。

……

“囡囡,囡囡……”迟姝颜紧闭着眼睛,隐约听见爸爸的呼唤,紧锁的眉头一松,真好,没想到临死之前还能再听到爸爸的熟悉的嗓音。

迟凌焰挺直腰板,坐在床头前,一脸心疼抚平女儿紧皱的眉宇,看着她消瘦的小脸,心上微微发疼。他知道他不是个好爸爸,因为职业是军人的原因,跟家人聚少离多,也是因为这一点,妻子一直埋怨,最终跟他离婚,而他年幼女儿则托付给三姐家里照顾。这些年为了感激三姐,再加上负担自己女儿的学费生活费,他几乎把所以的一大半的工资津贴寄回去。

“四弟,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医生说了颜颜已经没事了。”一个女人推门进来叹息一声说道:“幸好这次福大命大,要不然那水库那么深,要怎么办才好。”看迟凌焰不说话,她觑了一眼坐的挺直的迟凌焰一眼,自责道:“都怪我,要是我能多花点心思在这上面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迟凌焰听到迟桂华三姐这话,才扭过坚毅的面容说道:“怎么能怪三姐,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太失职了。”

看迟桂华还要说话,迟凌焰微微皱眉,看了一眼熟睡的女儿一眼,忙轻声道:“三姐,我们出去说话。”

迟桂华忙不迭点头应允。

门刚刚关上,不过一会儿功夫,迟姝颜睫毛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转动眼珠,鼻尖全是消毒水的味道,她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一时之间有些发楞,她竟然没有死?这怎么可能?

迟姝颜一骨碌爬起来,伸了伸腰,随手一抹,就摸到脖子上一块沁凉的白色玉佩。

重生之捉鬼天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