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不信她。[1/2页]

海市中心医院。

“默言,吴兮月心脏病复发真的跟我没关系!”墨清尘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焦急地拽着眼前身形挺拔的男人的衣角,像是拽住最后一丝希望。

她的妹妹吴兮月上午来他们家,让她离开沈默言。他们没说几句就起了争执,吴兮月却突然昏倒了。

医生诊断说吴兮月有先天性心脏病,是受到太大的刺激才晕倒的。

她的丈夫,也是她妹妹从前的未婚夫,认定了是她嫉妒成恨,才把吴兮月逼进了手术室。

墨清尘百口难辩,还被他押到吴兮月的病房前,下跪赎罪!

可她有什么罪?她凭什么要向一个上门挑衅的小三下跪?!

“拿开你脏手!你这种女人,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沈默言厌恶的打掉墨清尘的手,神情倨傲,声音冰冷:“你最好祈祷小月没事,否则,我让你这个恶毒的贱女人陪葬!”

他不信她!

沈默言的话像是被一把钝刀,一点点地割去墨清尘心头的肉,疼的她忍不住弓起身子。

“为什么……明明我才是你的妻子,明明是她恶言相向,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

墨清尘用手捂住脸,眼泪不断从指缝溢出。

“妻子?相信你?你明明知道小月心脏不好,为什么还要刺激她!像你这种不择手段爬上自己妹妹未婚夫的床的肮脏女人,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沈默言突然暴怒,他一把抓住墨清尘的领口,把她从地上拎起来,抵在墙上。

墨清尘呼吸困难,清秀白皙的脸因为窒息,变得通红。

她声音沙哑,已经记不清这是她多少次为自己辩解:“不是我……我没有……”

沈默言松开手,俯身狠狠咬上墨清尘的耳垂:“你这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的性子,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啊!”

耳朵上的疼痛传来,让墨清尘一声痛呼。

“默言,你放开我……求求你……”墨清尘小声哀求。

她努力的想要挣脱沈默言的禁锢,可是力气的悬殊让她不能撼动一毫。

一股血腥味在沈默言嘴里散开,他嫌恶的将墨清尘扔在地上,眼神冰冷刺骨。

要不是这个阴险的女人,在他跟小月订婚的那天给他下药,跟他发生关系,还让满城的记者围堵在酒店门口曝光此事,他怎会背信弃义,抛下温柔善良的未婚妻跟她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结婚?

“沈氏公子与墨家大小姐共度良宵”的新闻铺天盖地,他的爷爷亲自开口过问此事,让他想不娶她都不行。

沈默言看着颓然在地的墨清尘,言语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和恨意:

如果爱有礼尚往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