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及你眉间一缕朱砂[1/2页]

“小凡少爷,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该淡了。”

“回家吧。”

“你父亲,你爷爷,你的宗族兄弟们,都在等你。”

“至于你的婚事,事关家族荣辱、子孙后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会为你为你挑选这世上最漂亮最优秀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做楚家的儿媳。”

“秋家的那个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楚家。”

云州市,护城河旁,一位唐装老者,老眸通红,却是苦口婆心的劝着。叶凡站在他们面前,跟他们相比,叶凡的衣着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说有些寒酸。

“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条狗,也变老了。可是你口中那所谓的家族,还真是一点没变。”叶凡笑着,满脸自嘲,眉眼有些微红。

“十年前,我父母跪在楚家门楣之前。当时的家族,也是这般对我父亲说,说我母亲一介平民,卑微鄙贱,配不上楚家,不配为楚家儿媳。而我,则是家族口中的“贱民”所生的贱种。我与母亲,就这般无情的被那所谓的家族扫地出门,流落街头。直到后来,我入赘秋家,受尽屈辱。”

“十年了,你们何曾管过我跟母亲死活。如今,就几句话,就让我忘记仇恨,忘记当年我母亲所受的屈辱,随你们返回家族,延续楚家香火,你们觉得,可能吗?”

“回去告诉家族,我叶凡姓叶,不姓楚。”

“还有,告诉我那废物老爹。配不上我母亲是他,他更不配当我父亲!”

叶凡恨,恨家族冷血无情。

叶凡更恨,恨父亲懦弱无能!

当年,但凡父亲有一点骨气,他跟母亲,也不会遭受那么多的屈辱。

无数次,叶凡渴望自己父亲能保护自己,保护母亲的时候,可是他的父亲,都退缩了。对家族之命,言听计从。

哪怕楚家将叶凡母女扫地出门,他的父亲也只是惶恐看着,在家族面前,他害怕的根本不敢说一句话,更不敢反抗半点,眼睁睁的看着妻儿,遭受羞辱。

他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小凡少爷,你要想清楚了啊。”

“你要知道你今日拒绝的是什么,那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是位极天下的权势。”

“只要你回家族,不出十年,整个楚家,都是你的。”老者还在劝着。

可是叶凡已经转过身子,低笑一声:“那又如何?”

“就算你们给我整个天下,在我叶凡眼中,也不及她眉间,一点朱砂!”

话语坚定,有如金石落地,铿锵作响。

叶凡已然离去,此处,只剩下一片无声的讶异!

良久之后,一道叹息声,却是从湖边传出。

一中年男子,远远的看着叶凡远去的背影,内心之中,却是无尽的亏欠与懊悔。

“小凡,你比爸爸,有出息!”男人,含泪笑着。

云州的街道上,叶凡大步走着,双眼通红。

这么多年,受尽屈辱,叶凡觉得自己应该早已宠辱不惊。然而,楚家人的出现,终究还是让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男人,心中难以平静。

不过,生活还要继续。叶凡整点心情,随即快速赶到秋家。

秋家,在云州市这个三线城市也算小有名气。不过,最让秋家为众人所知的,还是三年前秋家最漂亮的女人秋沐橙,竟然突然嫁给了一个当时落魄如狗的废物,还收其为上门女婿。这件事,在当时可谓轰动全城,自此秋家几乎沦为笑柄。

直到入赘半年之后,叶凡才终于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当时秋沐橙一家犯了弥天大祸,给整个秋家都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当时秋家的老爷子大怒之下,随即对秋沐橙一家人进行惩罚,强行让秋沐橙嫁了一个废物,以示惩戒,同时警示其他家族成员。

而作为其中主角之一的叶凡,也是完全成了男人口中的耻辱,女人口中的废物,彻底的成为人们茶前饭后的笑料。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秋沐橙打来了,也就是叶凡名义上的妻子。

“你在哪,立刻赶回来,我们没时间等你。”冰冷威严的语气,仿若命令。

三年了,叶凡也习惯了。但挂掉电话之后,叶凡还是加快脚步朝秋家赶了。

今天是秋家老四的闺女订婚的日子。

秋家老爷子有五儿一女,秋沐橙的父亲家里排行老三。如今,老四家女儿订婚,秋沐橙一家,自然也当出席。

“沐橙,抱歉,我有点事儿,来晚了。”叶凡紧赶慢赶,总算及时赶到。

此时,秋家门前,热闹非凡,宾客众多。但是秋沐橙的容颜依旧出众,曼妙的身躯也是极为显眼,叶凡第一眼便看到了她。

弃婿归来叶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