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周·气得要掀棺材板·斯臣[1/2页]

办公室内,周斯臣签完名字,笔合起,瞥了眼旁边安静站的人,问:“她怎么说?”

李延川将苏想的话在脑子里稍微加工处理一遍,点头汇报,“苏小姐接下了,这几天应该都会好好待在酒店里学习。”

周斯臣点点头,似乎对这个处理结果很满意。

李延川又站了会儿,突然手机进来一条信息,是苏想发过来的微信消息跟几张图片。

【苏想:合同的事比较隐私,问别人也不太好,找了半天只能请教李秘书了,打扰了。】

李延川点开图看了下,把回答编辑好发过去,正准备关闭微信,朋友圈那里一个小红点冒出来显示苏想什么时候发了条圈儿。

小心翼翼瞥了眼埋头看资料的小周总,李延川指头一滑点进去。

【被狗咬了一口,好可恶哦。】

这话可太苏想了,李延川没忍住笑了笑,正准备关上手机收起来。一抬头,对上周斯臣投过来皱着眉头的打量。

周斯臣问:“你在看什么?”

李延川赶紧切换上工作室波澜不惊,板正肃然的脸,摇头,“朋友圈,小周总。”

周斯臣不是很明白从来枯燥无营养的朋友圈怎么能让人乐成这样,还是他了解的,一向一举一动严肃规范的李秘书。

周斯臣本来不想问的,眼下兴趣却冒出了点上来,再加上之前苏想说他压榨下属,毫无领导亲和力。行吧,那就让他好好展示一下平易近人,关心下属生活的优秀领导。

周斯臣点头,“嗯,看见什么有趣的事了?”

“这...”李延川面露犹豫。

周斯臣鼓励他,“直接说。”

“其实,就是苏小姐发了条朋友圈...”

“哦,发什么了?拿过来我瞧瞧。”

“这...小周总还是别看了吧...”

小周总坚持不懈的目光看得李延川头皮发麻,顶着千斤重的脑袋埋下去,他动作缓地把手机往外掏,再打开递上去。

周斯臣如沐春风的视线在看到屏幕上一行字的时候彻底冷却下来,他冷着脸回视李延川,有你最好给我个交代的意思。

李延川喃喃:“我让您别看了...”

“哦?意思是我怪我自己没忍住,凑上去给她找骂是吗?”周斯臣冷笑,他笔直的视线直戳向李延川,“李秘书这几天脾气比以往大了不少,难不成脾气这东西还能传染?”

李延川:“小周总,我没有...”

周斯臣不想再说,挥挥手让人下去。

等李延川拿好手机退到门边,身后周斯臣突然又喊住他:“等等。”

“小周总还有什么吩咐?”

皱着眉头,眼底闪过挣扎的神色,周斯臣不甚情愿地张开尊口,“你...怎么会有苏想的微信?”

这话一听,典型的我没有的东西你怎么会有,在苏想眼里小周总还不如他李延川,哦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苏想替自己打抱不平的话重回耳边盘旋,李延川腰板挺直,有生之年竟然也生出点农奴翻身把歌唱的快乐,看着周斯臣黑着脸,变扭不自然的表情,他毫不在意地哦了下。

“回小周总,苏小姐说为了交流方便,主动跟我加了微信。”一顿,“小周总很想要吗?想要的话我把苏想小姐名片推给你。”

要看李延川低头划拉手机,周斯臣压住火气赶紧喊住他,“不用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很想要,你出去吧。”

“行,小周总我先出去了。”一鞠躬,李延川关门退出去。

周斯臣默默坐了会儿,办公室落针可闻,长久的安静里他越来觉得焦躁,他不是个因为一丁点小插曲坐不住的人,可偏偏今天他觉得办公室安静地过分,墙面上钟表的声音走一步响一声,他心里就跳一下。

在三百多声后,他手边手机响了。

“小周总现在有空?出来喝一杯?”是沈知行。

周斯臣几乎是长长舒了口气,这么多年的交情,他从没觉得沈知行有今天顺眼过。

“几点?”他爽快地应下。

沈知行吃惊地再三确认打的的确是周斯臣的号码,他乐了,“今儿个是什么集体撞邪的好日子?你工作不忙了?维纳斯九点,等你~”

周斯臣挂了电话立马让李延川备车,等周斯臣到维纳斯进去,沈知行正一脸严肃地使劲朝陆尧劝酒。

陆尧黑着脸一杯接着一杯地灌,周斯臣心情也不爽利,开了瓶酒不喝,倒在杯子里转着玩,这会儿他想起来沈知行电话里说的,于是问:“集体撞邪是什么意思?”

沈知行看着陆尧嘿笑,凑过来并不轻声地说:“一个嘛,常年泡酒吧的人在家种草原,是我硬拖着才出来透气,一个嘛,”他看向默默无语的周斯臣,“跟工作相亲相爱永不分离的人,不等我忽悠两句就眼巴巴地赶来,这都是什么事哦。”

“他怎么了?”周斯臣朝机械般给自己灌酒的陆尧一抬下巴。

沈知行一摊手,“裤子一脱,被子一拉,还能有什么事。只不过这回轮到他道行不济栽了,殷勤接送了人家三四回,眼见就要追到手了,人前男友回来了。”

周斯臣拿杯子的手一顿,斟酌许久,难得地点评一句,“既然都是前男友了,证明他们两人已经没什么关系。”

“这小周总就有所不知了吧...”沈知行往后一靠,翘起二郎腿津津乐道给他科普,“这前男友前女友啊,在感情里可比核武器都厉害,那熄了一半还埋着火星子的灰你知道吧,稍微那么一对眼,啪嗒!”

他做了个爆炸的手势,“死灰复燃了。”

每天一次密谋离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