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二章至亲已香消玉殒•至爱仍生死不知[1/2页]

时值正午。

“福源客栈”。

一间房间里,床上,躺着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苏则彩,桌旁,坐着眉头紧皱,满面愁容的梁原瑾。

炫目的阳光从窗口透入,照在苏则彩的脸面上,使他脸面通红。

他眼皮一动,再动,阳光刺得他睁不开双眼。

他头一偏,慢慢睁开了眼,紧接着努力使自己恢复了意识,首先确定自己没有死。

继而,第二个念头,妹妹玉柔公主怎么样了?

他毫不迟疑,立即起身一看,看到了梁原瑾,于是,他下了床,走近梁原瑾问道:“我妹妹怎么样了?她人在哪里?”

梁原瑾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微笑道:“你终于醒了,我就知道你会醒来,郎中说你会没事儿的。”

苏则彩板起了脸,再次相问:“我在问你,我妹妹怎么样了?”

梁原瑾摆摆手:“就在隔壁,你娘在那儿陪着她。”

苏则彩二话不说,就要出屋。

梁原瑾却闪身向前,挡住了他。

苏则彩眉头一皱,有些生气:“你这是干什么?”

梁原瑾苦着脸道:“你要有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

梁原瑾为什么要这么说?

难道说……

“不!不会的!”苏则彩惊慌失措,拼命摇头,“她不会有事的,她没事,她没事!”

梁原瑾无可奈何地道:“郎中们一个个都束手无策,唉!他们说,你是男人,体质比她强,她一个柔弱小姑娘,体质太差了,经不起那毒药的折腾!”

“不!不!”苏则彩的眼睛湿润了,抓住梁原瑾的双肩一阵狂摇,“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梁原瑾拿开他的双手,闪开了道,凄凉地道:“她已经醒了,比你醒来早了一盏茶的工夫,她没多少时间了,你快过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苏则彩抹抹眼中的泪水,急步走出了房间。

隔壁房间的门是开着的,苏则彩进了房,只见母亲丽妃娘娘坐在床边的靠椅中,守候着躺在床上的妹妹玉柔公主。

玉柔公主看见了苏则彩,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笑容。

丽妃娘娘转过身,也看见了苏则彩,随即站起了身,走近他,在他耳畔轻声道:“柔儿不行了,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就和她说吧!别给自己留下遗憾,知道吗?娘想和她说的话,都差不多说了。”

苏则彩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

丽妃娘娘拍拍他的肩膀,柔声道:“好了,咱们过去吧!”

两人走到床头,勉强笑着看着玉柔公主。

玉柔公主看着丽妃娘娘道:“娘,我有些话想要单独和哥说。”

丽妃娘娘点点头:“娘知道了,娘就在房门外,有需要就叫娘。”

说罢,丽妃娘娘走出了房间。

玉柔公主向苏则彩摆摆手:“哥,你坐。”

“好。”苏则彩应着声,在靠椅中坐下,他伸出双手,拉起了玉柔公主放在床边的左手。

她的手好凉、好冰,苏则彩禁不住身子一抖,心里一阵绞痛,泪水无声地落下了。

玉柔公主却淡然一笑:“哥,我还没死呢?你急着哭什么?”

苏则彩立即抬手抹去满脸的泪水,勉强笑道:“傻丫头,别胡说八道,你怎么会死呢?你待会儿,马上就会向哥一样生龙活虎的。”

玉柔公主苦笑着:“行了,你别花言巧语了,面对现实吧!人总有一死,我只是希望你和娘别太伤心就是了,否则,我到了阴曹地府,会不高兴的。”

苏则彩仍想说些安慰她的话:“妹妹……”

玉柔公主打断他的话:“哥,真的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苏则彩拼命点头:“能,能,我只要你好好的,我只要你好好的,我要你起来,起来再毒我一次,不,一百次,一万次,我都愿意。”

“傻哥哥,你哪有一百条一万条命的?”

“妹妹……”

“哥,下辈子,我还想做你的妹妹。”

“柔儿,只要你愿意,我永生永世都你的哥哥,亲哥哥!”

“对,亲哥哥,一个疼我、爱我的亲哥哥。”

“哥永远疼你,哥永远爱你!”

“这辈子,我们虽然同母异父,但我非常高兴能有你这个哥哥。”

本宫张扬不叛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