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救她[1/2页]

苏浮光手中的书被抢,并没有生气发怒,他淡定得可怕,似乎这本就是他意料之中的事。

他索性将另一只手里的东西一并放下,偏头朝傅瑾离汕汕一笑,

“瑾娃,是我年纪大了,不是你年纪大了,你怎么连规矩都忘了?”

他苏浮光,大半辈子都耗在了这沐氏家族的城堡里,辅佐了傅瑾离他母亲——沐清灵那一辈,现在又辅佐着傅瑾离。

傅瑾离与苏浮光两人,关系本是如铁杆子般,却因为某些事,闹得不愉快。

从那以后,苏浮光便不再跟在傅瑾离身边,搬进了这无人居住的阁楼,还定下了他自己的规矩:

此后,我救人全凭喜好,我若不喜欢,就算是将人送到了我这儿,我也一概不收!一概不救!

傅瑾离没有太多理睬苏浮光,那规矩,傅瑾离自然记得,可现在事出有因,只有找他。

一想到这,傅瑾离看向他的眸光里就透着一股寒气,“少废话,这人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

因为这城堡里,暂时就没有别的医生,现在打电话叫他们赶回来,怕是来不及了。

听完傅瑾离的话,苏浮光有些意外,挑眉仔细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坚定,眉眼之中怒气横生。

见他此般神色,苏浮光的兴趣来了,猜想着:是什么人,让他如此急躁,不惜要来求我?(傅瑾离:苏老头,你确定我这是在求你?)

苏浮光面带微笑,缕了缕下巴的胡须,故意拖着傅瑾离,半响才开口,“不救!这人与我何干!”

“你……”

傅瑾离气不打一处来,他迈着大步走向苏浮光,不知道要做什么。

他身后的那几个黑衣大汉见此,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声怕引起他的注意。

傅瑾离在苏浮光面前站定,没有了后续动作,两人就那样对视着,谁也不示弱。

忽的,在苏浮光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他抬手将苏浮光正在缕胡须的手打掉,在苏浮光反应之际,傅瑾离一把抓住他的胡须,用力往前一扯,苏浮光吃痛,朝前踉跄了步。

苏浮光这下是真的生气了,他张口准备训斥,可话还没有出口,就被傅瑾离抢先了,

“你信不信我一把火,将你这宝贝胡子烧个精光?”

苏浮光被气上加气,“你烧啊!你烧了我也不会救她!我这老头子活了大半辈子了,没想到死了还有人做伴,哈哈哈!”

他的一字一句都像是在嘲讽傅瑾离,嘲弄他的无能,连个人都救不了。

傅瑾离对他咬牙切齿,却又拿他没辙。

他说的对,现在确实还不能让他死,他若是死了,景鹿就得给他陪葬。

景鹿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

傅瑾离重吸了口气,放开了他的胡须。苏浮光刚得到解放,就往后退了几步,与傅瑾离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

随后,他微仰着头,趾高气昂的看着傅瑾离,精气神百分百,丝毫不像一个五十好几的老头子。

傅瑾离不想再与他作口舌之争,他将怒火压下,放缓了自己的声调,“咋俩的恩怨先放着,你先救她。”

傅瑾离想着,他都这样“低声下气”了,苏浮光应该也会退一步吧。

哪知苏浮光丝毫不买账,他听后将头偏到一边,扬得老高,“不救!”

苏浮光的无限怒火都写在了脸上,像是在说着:你刚刚才捏着我的胡子,声称要将它烧个精光,现在想凭着这两句话,就将我给打发了,哼!想都别想!

傅瑾离双眼紧盯着苏浮光,两边的手慢慢握成拳头,指间捏得“咯咯”响,恨不得上去就给苏浮光来一拳。

繁花入深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