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十里红妆[1/2页]

锣鼓阵阵,鞭炮齐鸣,淮安城内十里红妆,好不热闹。

魏帝赐婚,将沈丞相的女儿嫁与孟少将,嫁妆这头才进了孟府,那头沈府还在往外担运着,裹着红绸的箱子像天边灼灼燃烧的霞光,渲染了一片赤红颜色。

街巷边,阁楼上,百姓都提携着家眷拼命张望,这么大的排场,围观的人无一不艳羡向往,啧啧称奇。

八抬的大红花轿在孟府门外落稳,沈知鹤端坐于轿内,赤金牡丹红喜帕遮住了她的视线,藏在袖下纤细的手指将红袖抓出道道褶皱,一旁的唢呐声响亮,沈知鹤隐约只听见绣帘被拉开,喜娘背着她下轿,在府门站定。

恭贺声此起彼伏,沈知鹤双脚刚沾地,便被交到一双陌生的手中,她呼吸窒了窒,垂眸,紧盯着地上。

“搭躬,新人踏火盆——”

那双手握着她,领着她上了台阶,跨过那门府门槛,跨过那盆通红的炭火,跨过入大堂的长道,一对璧人被簇拥着在堂内站定。

沈知鹤死死拽住衣袖,眼底那朵牡丹何等艳丽华贵,她咬住下唇,耳旁却兀地飘入一句轻轻的:“莫慌。”

沈知鹤一滞,低沉清冷的声色压低了嗓,只有他们二人听见,她只觉被握住的手被拽得更紧了些。

不等她细想,喜娘已经开口高喊:

“一拜天地,山河永慕——”

沈知鹤盈盈下拜叩首。

“二拜高堂,敬列祖宗——”

膝盖碰在地面触起一阵冰凉。

“夫妻对拜,琴瑟和鸣——”

脑后步摇相碰激起清脆,风半吹起沈知鹤头上盖着的喜帕,只一瞬,她抬眼瞧见了眼前人微微弯着的嘴角。

是错觉吧,这红绸缎联结的,从不该是两颗相印的心,而是被明黄旨意强行捆绑在一起的两个人。

各怀鬼胎罢了。

沈知鹤定了定心神,任由喜娘扶着自己站起,将被包裹着的柔荑抽离,在众人的起哄中被送到了内阁主房中。

外头酒宴盛席人声沸腾,甚至能听见杯盏相碰间撞出的清脆声响,觥筹交错丝竹间,又存了多少促狭的腌臜,是真情还是假意?

沈知鹤耳中充斥鼓乐笙歌,一旁的侍女莺儿悄悄在她手中塞了颗龙眼,她只觉好笑。

不知过了多久,奇楠香片都已沉在铜炉中,门猛地被推开响起一阵吱哑,媵侍挑灭了几盏烛火,只余长长的喜蜡。

来人示意一众侍婢退下,一阵响动后,终又回归平静。

脚步声临近,盖头被缓缓掀起,沈知鹤深吸了一口气,抬眼,入目是满室的红锦琳琅,美目流转片刻,才定在眼前人上。

“很美。”孟靖怀率先打破沉默,他伸手,触在了沈知鹤眉间的花钿上,目光描摹着美人的五官轮廓,扫过细腻肌肤。

沈知鹤心神一晃。

她本就是绝世的美人,眉目朱砂勾了红绫的俏,潋滟一身风骨的娇,正因这张脸,才被自己那父亲从外室接回,请了宫里的嬷嬷悉心教导,一举一动皆是大家风范,为的就是今天。

孟靖怀轻声唤了她一句,满脸笑意,那般温柔的神情,与平时的他判若两人。

额上冰凉的触感几乎让沈知鹤沉溺,她偏开头,遮了美娇娘的媚容,轻轻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意呢。”

将军妻难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