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这种高档小区,外来车辆是开不进来的,因而,他们三人只能徒步往小区外走。

秦磊非常识相地落后了他们好几步,作为一个合格又贴心的助理,绝不会去做妨碍总裁终生大事的事情来。

心里一直藏着心事的童婳,此刻并没有注意到秦磊刻意的举动,跟时薄言一路并肩出了小区大门。

老杨开着车在外面等着了。

童婳给老张发了一条信息,让他不用过来接她之后,便上了时薄言的车。

“总裁,我老婆给我发了微信,她就在附近的商场逛,喊我过去,我就不坐您的车了。”

时薄言巴不得让秦磊赶紧走,甚至,他都想取代老杨的位子,让他也跟着下车。

但他到底还是按捺住了这个想法,万一自己真这么干了,孤男寡女共处一车,童婳说不定就拒绝上他的车了。

虽然,他的车开得很稳。

给了秦磊一个赞赏的眼神,秦磊心头暗喜,顺便帮着他们将车门给关上了。

老杨已经好一阵子没接送过童婳了,尤其是两人离婚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同坐一辆车。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一时间,老杨也不明所以,便开口问道:

“少爷,是先送少夫人……不,是送童小姐回家吗?”

时薄言目光森冷地看了一眼老杨。

并没有人要求你改称呼,你改这么积极做什么?

不懂“圣心”的老杨,突然被总裁阴森森地扫了一眼,背脊莫名一凉,却又不明所以。

他问的这个问题不对吗?

为什么总裁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拜托,你俩都离婚了,又不住在一个地方,我当然要问清楚啊。

尽管时薄言很不爽老杨把对童婳的称呼改了,但最后还是沉着脸应了一声,“嗯。”

时薄言见童婳从魏邵泽家里出来之后,就心事重重,知道她还在想童风扬的事情,他张了张嘴,试图说点什么好安慰她。

可几番张嘴,最后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童风扬对于童婳来说,是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一个人。

他的失踪,对童婳来说,打击是非常大的。

尽管这段日子,她几乎没在他面前提过自己有多伤心多难过,但时薄言心里却是清楚的。

越是清楚,他就越是知道,再多安慰的话,也安慰不到她。

若是之前,他一定会理性得什么都不说,知道说多了也没用。

可现在,一股莫名的情绪,代替了本该的理性,让他控制不住地想要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好让她开心一些。

这就是秦磊通常说的喜欢?

时薄言不是很明白,但他努力地想要让自己去明白,去感受这种陌生却仿佛在他内心深处扎根了许久的心理反应。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对童婳,不过是一种习惯和依赖。

习惯性她的存在,依赖她身上别人不会给予的那种鲜活和执着。

当有一天,这一份习惯和依赖突然从他身边抽离的时候,他觉得不愿意,不能接受,都是人之常情。

他很擅长把所有的事情,都用理性的思维去分析一遍,从而找到满意的答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