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重生之无双王妃正文卷第八十四章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苏沫沫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到底是在问姚乐乐,还是再问凌彦,或者说她只是再问自己。

“苏姑娘,主子在遇到你之前,想的一直都是怎么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可是主子遇到你以后,大家都发现主子变了,他的心渐渐的不在那么冷,脸上偶尔还会出现笑容,不再像以前那么冷冰冰的样子”

苏沫沫反问“那又如何?”

他笑还是不笑都是他的自由,她不能阻止,也不能阻止。

“苏姑娘,主子他在乎你,他虽然心里面不说,但是心里面是在乎你的,而且他只在乎你,只有你才能真正的影响他的情绪”

“如果你离开了,主子一定会很伤心,这一次主子的事情我略有耳闻,主子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姚乐乐忍不住开口替凌彦解释了起来,说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说到了哪里。

更不知道她到底说了一些什么,姚乐乐看着苏沫沫“苏姑娘,您不要离开主子”

苏沫沫听着姚乐乐的话,突然在心里面确认了一件事情,那个前世在外邦闯入皇宫谋反的人,就是凌彦。

凌彦突然想起,那个闯入皇宫夺取皇位的人,在夺取皇位后不久遭遇了暗杀。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而暗杀他的人是他最信任的大臣,放进的宰相,而宰相是凌彦母后的人。

苏沫沫的心开始挣扎了起来,她已经知道了他会经历一次暗杀,虽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

但是他还是会受很严重的伤,甚至他会因为这次暗杀,导致终身的残疾,成为一个废人。

凌彦那么骄傲,如果成为了废人,他肯定会生不如死。

本来已经打算放弃的苏沫沫,忍不住的替凌彦开始担心了起来。

苏沫沫皱着眉头站在一旁,思绪忍不住的回到第一次见到凌彦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以为他是家中的侍卫,她想要学武功,他教她,后来她被司徒颜耀绑架,他深入皇宫救了她。

苏沫沫想了很久才道“姚姑娘,我不能答应你,但是这段时间我不会离开外邦”

最近大梁和外邦快要开战了,她也不能真正的放心回大梁去。

在姚乐乐看来,虽然苏沫沫没有准确的答应要留下来,但是她这句话,已经隐晦的表达了她会留下来的意思。

“谢谢你,苏姑娘”

苏沫沫淡淡道“不用谢我,我只会不想让自己后悔而已”

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也只是想要做自己不后悔的事情,而且她很想要见一见凌彦的母亲。

那个外邦失踪多年的皇后,也是如今的太后娘娘。

“不管苏姑娘怎么说,只要苏姑娘愿意留下来就行”

苏沫沫没有在回答姚乐乐的话,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在交流的意思。

姚乐乐感觉到苏沫沫并没有聊下去的意思,也没有在说话,把苏沫沫带到一个房间,叫了一个丫鬟好好的伺候苏沫沫以后她就离开了。

姚乐乐离开以后,苏沫沫自己洗了个澡,就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了。

第二天,天一亮,苏沫沫起身打开房门,就看见姚乐乐站在自己的门前。

她的脸上满是着急的神情。

苏沫沫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主子他突然下了圣旨,让皇后回宫”

皇后?

苏沫沫突然想起来她的另外一个身份还是外邦的皇后。

一个没有成亲拜堂,没有祭天,更没有经过三媒六聘,没有八抬大轿的名义上的皇后。

那个曾经说过要十里红妆迎娶她的人,最终娶了别人。

苏沫沫的心里说不上失落还是其他,心里面酸酸的,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情绪。

就算是前世,她觉得自己那么喜欢司徒颜耀,在司徒颜耀纳妃的时候她也没有过这样的情绪。

苏沫沫回过神来,淡淡的开口“不用理会”

“苏姑娘,属下刚刚收到消息,主子他在找太后,太后有消息了,但是主子得知,当年太后的失踪可是太后故意的,她并不是被人暗害,而且她自己离开的皇宫”

“主子不愿意相信,所以主子他安排了一个计划,想要让太后现身,问一问当年的情况”

苏沫沫愣了愣,没有想到情况居然会是这样的,过了许久以后,苏沫沫道“回连城”

她不会回皇宫,但是她能够回连城,只要她在连城,她一定竭尽全力不让他受伤。

姚乐乐问道“苏姑娘是想要回皇宫?”

“不,我易容进城”

她的易容术是闵玧其亲自传授的,只要她不想,没有人会发现她会易容。

而她的易容术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东西,只要她想,便可以随心所欲,换成自己想要的脸。

闵玧其说过,这种方法,这个世界上知道的人并不多,会的人更少。

只要不是精通易容术的人,都不会发现她易容。

“苏姑娘会皇族秘术?”

姚乐乐惊讶的看着苏沫沫,疑惑的问道。

皇族秘术只有皇族的人才会,不会传授任何外人,姚乐乐没有想到凌彦居然把秘术交给了苏沫沫。

似乎是看穿了姚乐乐的想法,解释道“不是他教的”

姚乐乐整个人都愣住了。

苏沫沫也没有解释的打算,对着姚乐乐道“你跟我一起进城,我扮做你的妹妹,应该不会有人会怀疑”

“好”姚乐乐想了想,也觉得这个办法很好。

如果让苏沫沫单独进城她不是特别的放心,既然苏沫沫主动说了,那她自然不会拒绝。

这样她就可以一直待在苏沫沫的身边,可以和主子汇报苏沫沫的情况。

苏沫沫也不在意姚乐乐在想什么,她也没有耽搁时间,收拾了一下,就和姚乐乐直接进城。

进入连城已经午时三刻,正值太阳最火辣的时候。

姚乐乐想到苏沫沫进城之前的叮嘱,开口询问“热不热,要不要去喝点解暑茶?”

苏沫沫点了点,下一刻环住了姚乐乐的手腕道“姐,还好有你,我没有想到这连城居然会这么大,要是没有你,我一个人进城,一定会迷路的”

姚乐乐看着苏沫沫,宠溺的一笑“妹妹说笑了,就你这个脑袋瓜子,还怕迷路”

苏沫沫调皮的吐了吐舌,拉着姚乐乐就进了一间客栈。

进入客栈以后,苏沫沫直接选了一个中心位坐了下来。

“沫儿,下次来之前先给姐姐说一声,姐姐好给你安排”

苏沫沫摇了摇头拒绝“我才不要,我就喜欢这样突然袭击,才有乐趣”

苏沫沫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目光却不时的扫向周围的人。

“有趣”

苏沫沫听着隔壁桌的谈话,突然脱口而出。

“怎么了?”

姚乐乐朝着苏沫沫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是一个陌生人,她疑惑的问道。

“没事,就是觉得这位说话十分有趣,应该可以去当一个说书先生了”

苏沫沫说着话的同时轻轻的品了一口茶水,目光看向周围的人群。

发现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她,苏沫沫勾唇“各位,我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你们也不用这么看着我”

周围人打量的目光瞬间缩了回去,苏沫沫轻笑一声“更有趣了”

一旁的姚乐乐“”

姚乐乐忍不住朝着苏沫沫看了一眼,用眼神示意道“能不能低调点”

苏沫沫好像看不懂她眼神的示意,再次开口“这位刚刚说皇后并没有去寺庙替皇上祈福,而且回了大梁,请问这是你亲眼所见吗?”

“不是”

那人立即回答。

苏沫沫轻笑“那意思就是不是你亲眼所见了,那你就是听别人说的”

苏沫沫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道“既然不是亲眼所见,那就是造谣了,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说过谣言止于智者”

苏沫沫这句话即便是在蠢人都能够听出来,但是往往还有比蠢人更蠢的人。

有一个大汉站了起来,他看着苏沫沫大声的质问道“你口口声声说是造谣,那你有什么证据?”

苏沫沫轻笑一声,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大汉。

大汉看着苏沫沫不讲话,还以为她是被自己唬住了,大汉有些洋洋得意的道“你没有证据,那你的这些话,明显就是在帮大梁人!”

苏沫沫“”

原来她之前见到过的蠢人并不蠢。

苏沫沫看了姚乐乐一眼,姚乐乐手上的鞭子啪的一声打在地上。

吓的大汉后退了一步,他用惊恐的目光看向姚乐乐,又看了看苏沫沫,转身就跑了。

苏沫沫不屑撇了撇嘴角,看着刚刚大汉站的位置上多了一摊的水渍,忍不住的捂住了鼻子。

还忍不住的对着姚乐乐说了一句“真是太胆小了”

姚乐乐不敢苟同的笑了笑。

苏沫沫一进连城,凌彦就得到了消息,他控制了自己很久,才忍住自己出宫见她的心情。

凌彦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原因是今天早朝,那些大臣居然用子嗣威胁他。

凌彦当然不会受这些事情的危险,可后来的情况已经不知道怎么回事,演变成了废后。

凌彦的耳边回响着宰相在朝中说的话“皇上,您登基以来,皇后迟迟不见有孕,可见无德,不如废后,选一个我外邦人为皇后”

宰相的意思就是苏沫沫是大梁的人,不配做皇后,而一些无所出的话,不过就是一个借口。

凌彦看着宰相淡淡道“宰相,你是在怀疑朕的能力?”

宰相一脸惶恐的道“臣并无此意,臣只是为皇家子嗣着想,毕竟子嗣代表我国的国运”

凌彦冷笑一声“什么时候,国运居然和子嗣扯上关系了,那按照宰相的意思,朕可以什么都不用做,整日沉迷女色就行了吗?”

“臣惶恐”

凌彦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缓缓走下来,一边走一边说道“你确实应该惶恐”

一旁的大臣看见凌彦生气了,连忙走向前“皇上,宰相说的不无道理,皇后毕竟是大梁人,她的身份注定不能成为皇后”

“臣附议”

“臣附议”

凌彦听着这些文臣的话,忍不住的看向一旁的武臣道“你们也觉得他的话没问题”

武臣们听见凌彦的话面面相觑,突然一个将军走了出来,对着凌彦道“臣等附议”

凌彦一个甩袖,快步走到龙椅前,一个转身凌厉的目光看向下方的大臣“好,很好”

跪在地上的宰相听着这么多人支持他说的话,心里忍不住的偷笑。

脸上却一副为凌彦着想的样子“皇上,您和皇后没有拜堂,没有祭天,只单凭一道圣旨册封,按照我外邦的规矩,不能算是真正的皇后”

凌彦冷笑一声“宰相的意思就是皇后不能被称为皇后,宰相是在质疑朕的决定?”

凌彦突然轻笑了一声“还是说,宰相想要陈贵妃当皇后?”

“宰相看不如这样,朕这个皇帝让你来当如何?”

凌彦此话一出,下方的文武百官直接跪了下来“皇上息怒”

“朕息怒?朕需要息怒什么?你们都替朕安排好了,朕只需要听你们的命令行事,那不如朕这个皇帝直接让给你们来做,你们看如何?”

“皇上息怒”

凌彦看着下方的一群人,火气一下子冒了上来“退朝!”

凌彦说完这句话直接甩袖离开,留在一群面面相觑的大臣窃窃私语。

凌彦此刻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这些大臣的事情,他直接回了御书房。

凌蘅已经在御书房等着他“下朝了?”

凌彦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这是被那些大臣烦了?”

凌蘅看着凌彦黑着的一张脸,挑眉问道。

凌彦朝着凌蘅看了一眼,露出一种明知故问的表情。

凌蘅摸了摸鼻子,决定略过这个话题,进入他今天来这里的主题。

“母后有消息了,在连城外的一间山庄里,我的人得到消息去的时候,山庄已经人去楼空”

凌彦的脸上终于有了情绪“可有在山庄发现什么?”

“有”

凌蘅点了点头,把发现的东西递给了凌彦。

凌彦接过凌蘅递过来的东西,忍不住的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鬼医门的专属标记,现在有两种结果,母后是被鬼医门的人带走的,第二种,这块令牌就是母后的,母后和鬼医门有些牵着不清的关系”

“你能确定这是鬼医门的东西吗?”

凌彦看着凌蘅认真的问道。

凌蘅肯定的道“能,鬼医门不属于任何一个朝廷,也不属于江湖的任何一个门派,所以他的标记是独一无人的,鬼医门的人不会轻易的现世,一到现世,就会带来改朝换代的局面”

凌彦当然明白凌蘅的意思,但是他想的并没有凌蘅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