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1/2页]

盛世,乱世,对野心家来说没有区别……

至少对云昭这种人来说没有区别!

在盛世,他纵酒狂欢,享尽荣华富贵!

在乱世,他依旧有一场场肥美的血肉盛宴!

只不过把杯中酒,盘中宴,变成了血与泪,苦与悲,一饮而尽后便化作兀鹫,站立的枯骨上振翅起飞,翅膀扇起了灰烬,便成了浓厚的无法被风吹散的寒雾。

英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