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载柔情·壹[1/2页]

“公子,凉大人到了。”

凌鸢懒懒地靠在贵妃椅上赏着窗外的梅花,并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这种事不必来烦本公子,大哥还能由着他在家里闹不成?”

无垢在门外颔首:“是。”

凉漪如今早就如同残羹剩饭一般的存在,凉邢此刻前来早已于事无补。

凌府正厅,凉邢又续了一盏茶水,依旧不见有人出来,渐渐失了耐心,猛得砸下杯子:“本官上门是要替女儿讨个说法,你们倒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心里,也是真的急。

凌白衣微微侧了侧身子,眼底没有丝毫敬畏。他一向冷淡,许是看谁都这般神情,凉邢也就没有和他计较。

“府上婢子女侍皆由白衣一人负责,大人要寻令爱,细细同白衣描绘便是。”

凉邢身子一震,“本官的闺女,在你府上做个丫鬟?”

凌白衣不置可否。

也许他不久就会知道,做个丫鬟,恐怕还是最好的结局。

凌衍的身影出现,他挥了挥手,示意凌白衣退下,同时吩咐无浊去梦呓绮罗捞人。无浊犹豫了一下告诉他,凉邢要的人许多日子前就被三公子丢进地牢给关押的犯人和府里的下人享用过了……凌衍擦了擦额上压根儿不存在的汗。

“不知凉大人大驾光临,未能远迎,是子恒失礼了。来人,还不看茶。”

凉邢冷哼一声:“茶不必喝了,本官来此只有一个目的,带回我的女儿!”他大早上过来到现在,都快喝了一壶茶了。凌家人倒好,把他晾够了才现身。明明他前些日子就已经送过拜帖了!

凌衍自顾自落座,嘴角的笑意不卑不亢。

“大人明鉴,我凌家招买女婢皆是通过正规途径,招的也是些身家清白的女子。若令爱入了我凌府,只怕就是我凌家人了。”

凉邢满脸不可思议:“凌子恒,你是要扣押本官的女儿?”他好歹,也是堂堂郢州的父母官!凌家人未免太过嚣张。

凤栖梧之待潮归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