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五十)[1/2页]

王崇虽然也疲倦,但却睡不着,他本拟师父三个月之后回来,自己必然打通了奇经八脉,十二正经,却没想到令苏尔提早把他叫回了毒龙寺,如今还差了一些火候,没能把十二正经打通。

“也不知道师父闭关要多久!我争取在面见师父的时候,彻底炼气大成。”

王崇催动了七二炼形术,以打坐代替休息,修炼了三四个时辰,这才恢复得神采奕奕。

他恢复了精力,也微微生出了几分好奇之心,抬眼从所居洞室的小洞口往外望去。

此时夜色颇深,见到那条毒龙一动不动,王崇忽然生出了几分童趣,暗暗忖道:“这条毒龙道行必然不浅,更是守山门的神兽,不知道有多少秘辛,我何妨去跟它攀谈一番?”

王崇也不走洞门,用手里的令牌,开了小洞口的禁制,一跃跳了出去,就直奔东边的石壁。

他所居的山壁在最西,毒龙占据的山壁在最东,故而要横穿整座山谷。

来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此时趁夜步行,王崇才发现,这座山谷也太阔敞了一些。

这座山谷就叫做毒龙谷。

山谷中还有些秃丘,林木,甚至还有两条水源和一处水潭,东西略短,有十二三里,南北稍长,也就二三十里。

饶是王崇轻功也算不俗,一炷香了功夫,也刚刚从西边的山壁,走到了通天殿下。

他再次眺望这座大殿,不由得暗暗生出了渺小之慨。

这座大殿每一层都有十余丈高,九层叠加,超愈百丈,凡俗间,就算雄关大城,也没有如此高大,就算皇城王府,也没有这般雄伟。

人在通天殿下,宛如蝼蚁。

王崇知道自己进不去,也不想去通天殿切近转悠,正要继续前行,忽然听得有人招呼,喝道:“可是新来的唐惊羽?”

王崇循声望去,却见四五个年轻人,为首的一个衣衫华丽,手持一把折扇,若非相貌着实不堪,倒也颇有几分风流倜傥。

王崇听得来人语气不善,又复见他们从南边过来,就轻笑一声,说道:“不知哪位师兄门下的师侄儿,叫小师叔作甚?”

王崇虽然没见过自己几位师兄,但排名第七的清月大师,也有几十岁了,这几个年轻人,绝无可能是红叶禅师和葵花道人门下弟子,只能是再传,又或者徒孙一辈。

他这般称呼,还是高瞧了一眼。

为首的年轻公子脸色不由得就是一滞,片刻后,才冷笑着说道:“令苏尔多年不曾收徒,如今却收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徒弟,也不知是眼睛瞎了,还是将养在外的私生孩儿,所以不得不收入门来。”

“你也配做掌教弟子?”

王崇未料到,这家伙语气这般不善,完全不留情面,也是冷笑一声,态度强硬的说道:“难道我师父处罚不得你们?居然如此放肆?”

一剑斩破九重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