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袖星斗,满腹离殇(九千字求订阅月票)[1/2页]

王崇又复呼唤了两声,不得毒龙回应,颇有些尴尬,心思微微一转,想了另外一个主意,叫道:“前辈常年在此卧伏,必然寂寞孤冷,不若我给前辈唱个小曲儿如何?”

王崇虽然说不上百艺皆通,但还真会唱曲儿,他也不管毒龙喜欢不喜欢,扯开嗓子,就唱了一段关西小调。

一曲歌罢!

毒龙仍旧没有理会他。

王崇又换了一种唱曲,待得他换到了第六种的时候,毒龙宛如雷震的声音,悠然响起:“从未见过你这般呱噪的少年。快些滚了去,莫要再搅扰我了。”

王崇微微一笑,躬身一礼,就那么洒脱的扬长而去,居然半分纠缠也无。

望着王崇走远的背影,毒龙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喃喃自语道:“这小子倒也有趣!”

王崇就这么在毒龙寺住了下来。

他这边也还没什么大事儿,尚红云却已经在峨眉闹腾的翻天覆地。

玄德带了尚红云和燕金铃回归峨眉,他自忖每日都要处理俗务,苦修道法,没得空闲,就要把两个女孩儿分别送在白云和玄霞门下。

白云大师得知掌教师弟,带了一仙二云两个铃铛的一云和一个铃铛回来,径直就跟玄德讨要燕金铃。

在白云大师想来,两个铃铛都出自她门下,也是颇为荣耀的一件事儿。

只是峨眉上下,哪里料到,尚红云听说白云大师乃是莫银铃的师父,死活都不肯让燕金铃拜师,就那么吵闹起来。

“莫虎儿驾驭妖蛇,生吞无辜,乃是我亲眼所见!我才不许金铃妹子,拜在教出这种小王八的老妖婆门下!”

尚红云就是一口咬定,莫虎儿驾驭妖蛇伤人。

她以为莫银铃是白云大师的徒弟,莫虎儿这个亲弟弟必然也是,这一笔糊涂账,算的乱七八糟。

白云大师本来就性子暴躁,气的什么也似,若非念及尚红云也是阴定休指定之人,早就把这小女孩儿撵出峨眉去了。

几位峨眉长老也没料到会出这般情况,个个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个泼辣的女孩儿。

尚红云搂着燕金铃,一副谁也不能欺负我金铃妹子的模样,倒是让玄霞这位性子温和的长老生出了几分恻隐之心。

她见气氛尴尬,暗暗忖道:“尚红云脾气这般烈性,日后必然要得罪人。我修为不过金丹,可未必能护得住徒弟,不如让她和燕金铃一起拜在玄德师弟门下。”

玄霞思忖片刻,轻笑一声,说道:“既然是老祖指定的弟子,回仙镜也确认过了,就还是玄德师弟收在门下吧!”

白云冷哼一声,也知道自己收不了这个徒弟,难道她还能跟尚红云争执,强行收徒?

这老尼姑一拂袖袍,就那么扬长而去,谁的面子也不睬。

李虚中叹息一声,说道:“银铃脾气温和,怎么这个尚红云就暴躁如此?玄德师弟你就能者多劳,收了两个徒弟吧。”

作为阴定休柬贴中留言,日后光大峨眉的一仙二云两个铃铛,这五个少年男女,峨眉有资格收为门徒的,也就是白云和玄机,再就是几个修为最高,随时都要突破至阳真的二代长老。

诸如李虚中和王野灵都没这等资格,玄鹤道人之流就更不必说了。

白云撒气而去,玄霞也表示不愿意收徒,如今玄机真人和其余几个修为最高的二袋长老还未归山,还真就只剩下了玄德真人可供选择。

玄德真人叹息一声,无奈冲着两个女孩儿招手,说道:“我还是第一次收徒,没想到还是两个女徒。红云你年纪大些,就是师姐,金铃你年纪略幼,便是师妹了,日后你们师姐妹要好生互相扶持,回头去跟白云师伯道个歉。”

在座的峨眉众长老,没有一个相信,莫虎儿驾驭妖蛇伤人。

也不是没人想过验证真相,但不管是飞剑传书给玄鹤,问清缘由,还是请动回仙镜,都没有得到结果。

玄鹤并不知道莫虎儿收过冥蛇,回仙镜干脆就不作反应。

没有半分证据,自是谁也不肯信尚红云,都觉得这个女孩是在撒谎。

尚红云也是憋屈,觉得这些仙人也不讲道理,她知道燕金铃不会拜师白云,心头一块石头落了地。

虽然她被玄霞推脱出来,却也并不气馁,暗暗忖道:“等我修成道法,一定要揭穿了莫虎儿真面目。现在你们这些仙人的本事比我厉害,我争不过你们,迟早我要跟你们讲一个道理。”

峨眉这边吵闹了一回,好容易把事情压了下去,几位长老对又复收了老祖柬贴所言的两个女孩儿也都高兴不起来,尚红云性子太野,他们都犯愁该如何教化。

众位峨眉长老怏怏不乐的散去,玄德把两个女徒弟带回了自己的居所。

他回到了自家居所,一个十分美貌的女道士含笑迎了出来,叫道:“怎么这般不开心?这两女娃娃好生标致,就是老祖说的一云和一个铃铛了?哪个是云,哪个是铃铛?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这个美貌的女道士,却是玄德道人的道侣——晋成仙子!

若非有夫人坐镇家宅,玄德道人也不会轻易收两个女徒儿。

玄德伸手一指,说道:“这个一身红衣,眉目英气的就是尚红云。那个瘦瘦弱弱,不会说话的就是燕金铃,这女孩儿天生具有阴阳两气,最合适修行本门的阴阳天遁剑诀。”

王崇都看的出来,燕金铃身具异气,玄德作为峨眉掌教,如何又看不出来?

尚红云修炼什么功法,玄德道人还没什么头绪,但燕金铃却跟峨眉一十七种剑术之中,最为接近无形剑诀的阴阳天遁剑诀有八九分契合。

无形剑诀为天下最快速的剑法,阴阳天遁剑诀亦是快绝天下,并无稍逊风骚,无形剑诀能隐遁无形,阴阳天遁剑诀能游走阴阳,虚实变幻,亦有隐化无影的妙用。

只是这一路剑法,非是修成阴阳二气,不能上手修炼。

峨眉弟子若是有心修行,就需要先修炼一门纯阳剑诀,比如少阳剑诀,再修炼一门纯阴剑诀,比如玄阴剑诀,借助两门剑诀修成的阴阳二气为根基,才能修成阴阳天遁剑诀。

燕金铃身怀阴阳二气,可以少去这一步功夫,直接修炼阴阳天遁剑诀这等上乘剑诀,至少节省二十年以上的苦功。

玄德道人面对自家夫人,倒也没做什么隐瞒,叹息一声说道:“如今她们都拜师在我门下,红云是大弟子,金铃就做了小徒弟。红云非要说莫虎儿,养了妖蛇害人,但是玄鹤师兄并不曾发现端倪,回仙镜也照映不出来,你说我该如何是好?她为此不许金铃拜师白云师姐,因为白云师姐是莫银铃的师父,就说白云师姐也是个老妖婆……”

晋成仙子噗嗤一笑,拉住了两个女孩儿,柔声说道:“从今日起,我就是你们的师娘了。有什么委屈处,师娘给你们撑腰。莫虎儿那孩子,我也瞧着不好,不过你们总是同门,也不要结下什么嫌隙。大不了,日后都不理他就是。”

晋成仙子非是峨眉出身,她父祖都是海外散修,跟阴定休颇有交情。

阴定休曾批语——她有随龙鸾凤之兆!

这位峨眉老祖颇为看重晋成仙子,还亲自替徒儿玄德真人,去海外提亲。

玄门第一人提亲,晋成仙子的父祖哪里有不肯之理?

结果是晋成仙子不愿意,她还想着修成仙人,飞升九霄天外,偷偷跑出家门,招惹了好些事情,却被无意路过的玄德撞上,出手救了她几次。

晋成仙子和玄德真人几番波折,一起斗过海外巨魔,探过前辈真仙洞府,游历红尘,倒也郎情妾意,情暖交融。

还是后来晋成仙子的父亲揭穿,两人才知道,爱如至宝的心上人,居然是自己的未婚夫婿和未婚妻子。

在阴定休的主持下,玄德道人和晋成仙子,结成了道侣,如今果然随龙鸾凤,成了峨眉的掌教夫人。

此又是另外一番故事!

玄德真人见自家夫人,哄得两个小的开心,伸手扶额,轻轻松了一口气,也觉得去了一块心事儿。

毕竟尚红云和燕金铃都是阴定休老祖指定,广大门户的三代弟子,若是对峨眉生了嫌隙,他也不敢传授上乘道法。

他冲着尚红云说道:“金铃日后修行,已经有了定数,你却想要修行本门的哪一种入门剑术?”

尚红云不由得砰然心跳,银牙咬着嘴唇,才能压住心头激动,期期艾艾的半晌,才问道:“本门有哪几种入门剑术?”

玄德真人抖擞精神,说道:“本门一共有六种入门剑术。其一,就是少阳剑诀!其二,就是玄阴剑诀!其三,就是少清剑诀!其四,就是小清虚剑诀!其五,就是小五行剑诀!其六,就是飞雷剑诀!”

尚红云听得茫然,她如何知道峨眉的入门剑诀,哪一门威力更强,哪一门更有前途?

这女孩儿倒也有心计,转过头就抱住了新认的师娘大腿,叫道:“师娘,你替我选一门吧!红云是个粗野丫头,没学过道,又不懂得这个,自己胡乱选择,说不定就错了前途。您最偏爱红云,又是我师娘,不会给我挑错了入门剑术。”

晋成仙子又是噗嗤一笑,说道:“你倒是机灵!就选飞雷剑诀吧!这门剑法修成,你就可以转修本门上乘剑诀——雷霆霹雳剑诀!这两路雷电剑法,多么合适你暴躁的小脾气。”

玄德瞧了自己夫人一眼,忍不住微微摇头,他如何不知道,夫人这是真的偏心了。

峨眉有一十七种剑术,更有阴定休老祖亲手所炼的一十九口飞剑。

雷霆霹雳剑诀和阴定休炼造的雷、霆、霹、雳四口仙家飞剑,最为契合不过。

尚红云是阴定休指定,光大峨眉的弟子,若是如莫银铃一样争气,修为进境不俗,待得学成飞雷剑术,道入大衍,能够御剑出入青冥,飞天遁地。

这雷霆霹雳四口仙家飞剑,不给尚红云,还能给谁去?

都是日后光大峨眉的弟子,须也要分个高下,尚红云有雷、霆、霹、雳四口仙家飞剑,便是在一仙二云两个铃铛里头,也要排名更前。

晋成仙子笑吟吟的,丝毫也不怕夫君的眼神。

玄德真人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只是道:“为师还有些俗务,没时间指点你们,红云和金铃就跟着师娘修行吧!”

尚红云欢呼的跳跃起来,拉着燕金铃,转了好几个圈圈。

待得两个女孩儿兴奋过了,玄德真人才忽然一伸手,拍在燕金铃的后颈上,一股精纯的太清仙气,灌入了燕金铃的经脉,瞬息间游走全身。

燕金铃忽然觉得喉咙一痒,猛地喷出了一口黑痰!

这女孩儿哑哑两声,忽然叫了一声——师父!

尚红云可是知道,燕金铃不会说话,此时顿时呆了,欢喜的什么也似。

她和小狐狸胡苏儿,还有燕金铃结拜成姐妹,那是真心实意。燕金铃这个小妹子,她实在是当亲的看。燕金铃能够开口说话,比她能够学仙,还要更多高兴,眼眶里泪水都流了下来。

尚红云不知道,可惜过多少回,燕金铃不能说话,她也知道王崇没办法,所以也没敢去求。

此时玄德道人出手,替燕金铃打通的经脉,逼出了体内淤积的恶气,顿时让这位师父在尚红云的眼里高大了起来。

她替燕金铃欢喜过后,急忙跪在地上,给师父师娘都磕了好几个响头。

玄德真人本来有些不喜尚红云“无事生非”,非要“污蔑”莫虎儿。

此时却不由得微微心动,暗忖道:“红云虽然暴躁,心地却善良,她对金铃这般回护,宛如看待亲妹子一样,人品绝坏不了,值得传承峨眉道法。”

燕金铃反而不知道高兴,叫了一声师父,就呆呆的,似乎傻了一般。

还是晋升仙子拉住了两个徒儿,笑吟吟的说道:“他是你们的师父,宛如你们父亲一般,做这点事儿,还不应该吗?你们两个小闺女亦要尊敬师父,好生听他和师娘的话。”

尚红云忙不丢的点头,燕金铃此时也回味过来,急忙乱点小脑袋,抓住了晋成仙子的衣襟,叫了好几声师娘。

玄德道人虽然跟晋成仙子是道侣,但为了修行,仍旧是童身,两人在一处修行,却不同床共寝,他把两个徒儿交付给夫人,就回了自家道室。

晋成仙子也带了两个徒儿,回了自己修行起居的地方。

她拉着两个小徒儿,越看越是欢喜。

晋成仙子身为掌教夫人,如何不知道一仙二云两个铃铛乃是三代弟子的翘楚,日后必然光大峨眉?

谁人收了这五个小的其中之一,必然会水涨船高,甚至日后还能借徒弟的势头,在一众同门里秀出群伦。

玄德曾跟她说,自己虽然执掌峨眉门户,但修为不足,要忙于修行,并不打算收这五人为徒,要分给其余师兄师姐,晋成仙子虽然不愿,却也不会阻挠夫君。

晋升仙子少女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出嫁之后,却清婉温柔,从不违拗丈夫玄德真人的意思。

尚红云闹了一场,白云和玄霞不能收徒,机缘巧合下,把两个女孩子白送在她手里,晋成仙子自也不会推拒,心头暗自得意。

“红云和金铃虽然说拜在夫君门下,他哪里会教徒弟,这两个女孩儿,岂不是成了我的徒弟?老祖指定的人,她们两个资质自是不必说,必然是顶尖有顶尖,前途远大。待得两个小徒弟修为一日千里,后来居上,剑扬万里,傲啸天下群仙,我这个做师娘的不知多有脸面!”

“玄德如今还是金丹,虽然有老祖遗命,接掌峨眉门户,总是力有未逮。玄机师兄反出峨眉,也不必提了,玄叶师兄虽然说是支持夫君,却总借口不回来,白云师姐性子强硬,门中许多事情,都要说了算……”

“若是三代弟子最强的几个,还是这些人的门下,玄德和我日子就要越发难过。”

一剑斩破九重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