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够能装的[1/2页]

今日的丽嫔似乎与往日有所不同。

但具体哪里不同,又说不上来。

想了会儿,王氏烦躁地撕扯着帕子,满目阴翳。

哼,不过是变得更加厚颜无耻,更像只狐狸精罢了。

就不信她喜塔腊氏能一直占了先机。

……

英珠是在用罢晚膳时候醒来的。

彼时她正在喝茶,一晃神的功夫,手中的茶杯险些没端稳,洒了几滴在手背上。

放下茶杯,取出帕子擦干净了,说了句,“你演技不错。”

白日里发生的事,她自然都瞧在眼里。

说实话,她倒是愈发惊叹于宁韵的厚脸皮了。

说哭就哭,甜言蜜语张嘴就来,倒打一耙,撒娇扮弱,样样都行。

这演技怕是连当初的德妃乌雅氏都自愧不如。

她甚至觉得宁韵比她更适合在这宫里。

宁韵谦虚道:“哪里哪里,小意思。”

话虽如此,语气却是满满的傲娇和得意。

倏地,她话音一转,“你若有我一半的演技,什么王氏,什么德妃,都不在话下。

对付男人嘛,不就是那几套,学会了,保准让男人对你死心塌地,皇帝也不例外。

正因为皇帝富有四海,要什么女人没有?你就要比别的女人更懂得迎合男人的心思,还要勾住他的喜好,让他舍不下你。

想学的话,今晚就是个机会,你要是再像以前那样,我可不保证老康会不会起疑,毕竟你我二人区别很是挺大的。”

英珠额头蓦地划下三条黑线。

要自己学她?

英珠自问自己做不到,甚至下意识排斥那般作态。

但宁韵所言不假。

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人,性子天差地别。

再这样下去,难保皇上不会起疑。

她要如何搪塞?

少不得要学着点宁韵的某些做派。

“先不说我,你也要稳着点,别总是那般由着自己的性子。”英珠蹙眉责备道。

像宁韵那般全然不顾会被怀疑,任性妄为,能不被怀疑吗?

宁韵敷衍道:“哎呀,知道了,我会收敛些,绝不再露出破绽,OK?”

英珠半信半疑。

这么久的相处,英珠对于宁韵的性子也了解的八九不离十了。

这个人要能乖乖听话,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英珠不禁感叹自己的不易。

康熙说来就真的来了。

不过在此之前去延禧宫陪惠妃用了晚膳。

英珠无法做到宁韵那般刻意迎合的姿态,因此面对康熙时难免有些不自在。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