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要心怀敬畏之心![1/2页]

苏家小院,敖夜过来的时候,苏文龙已经站在小院门口迎接。

敖夜看着苏文龙,出声说道:“那么大年纪,就别在门口等着了。还是要注意身体。”

“虽然我岁数比你大了很多,但是师生礼仪不可废。”苏文龙笑呵呵的说道。“先生快请,我刚刚泡了壶滇红,你来试试味道怎么样。”

敖夜喝了口茶,说道:“还是看字吧。”

苏文龙就知道茶汤一般,不,是师父觉得茶汤一般......

将自己最新写就的两幅字摊开给敖夜看,敖夜点了点头,又让苏文龙现场创作一幅。

苏文龙酝酿了一番情绪,便提笔写了张旭的《肚痛》帖。

敖夜端详一番,称赞说道:“形散而神聚,已得「飘逸」二字,这笔字算是入门了。”

“谢谢师父。”苏文龙满脸激动的说道,天知道想要从敖夜嘴里得到一句夸奖的话是多么的困难。“要不是师父辛勤指点,我怕是现在还在门外摸索。”

“辛勤谈不上,只有高瞻远瞩的指点。”敖夜说道。他偶尔过来一趟,一个月都来不了两趟,主要还是苏文龙自己勤奋苦练以及对草书一途的悟性。

苏文龙不是新手,相反,他已经在书道上面取得了卓越的成绩。心性足够的坚韧,又有着少年人难以具备的静功,自己这个师父要做的就是告诉他往哪个方向走别岔道了就成。

“是的,感谢师父。”苏文龙对敖夜的说话风格已经习惯了,出声说道:“这不是快要过年了嘛,我准备了一些薄礼送给师父,还请师父切莫推迟......”

“不用了。”敖夜拒绝,说道:“你有的我都有。”

你没有的,我也有。

龙宫宝藏何止车载斗量......

不过,他为了照顾苏文龙的面子,后面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师父不缺什么,只是古人都知道在节令的时候给先生送束脩,到了现在我们怎么能倒退回去呢?只不过是两方印章而已,还请师父务必收下。”

苏文龙说话的时候,已经亲自捧来两个古色古香的盒子呈送到敖夜面前。

敖夜看到苏文龙的「小脸」之上一片虔诚肃穆,便伸手接了过来,打开盒子看了一眼,一方鸡血石,一方和田玉,鸡血石红似血,和田玉白如霜,质地品相皆为一流。

仅这两块玉石就价值不菲.......

“这两块石头不值几个钱,主要是找的章刻大家方道远帮忙做的工.......”苏文龙谦虚的说道。

敖夜诧异的看了苏文龙一眼,这种说话的风格令人倍感亲切,不愧是他们「凡尔宫」的家人。

“方道远年纪大了,这些年已经很少出手刻章。我和他是多年的老友,这次是提着几斤茶叶上门,厚着老脸请他出山的......”苏文龙不无得意的说道。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方道远的章不错,我们家也收藏了几款。”

“......”

敖夜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小药瓶,递给苏文龙说道:“既然你送了我礼物,我也礼尚往来一下。”

“师父切莫如此.......”

“这是「回春丸」,你每三月吃一粒,能够让你神清气爽,身体强健.......多活几年吧,别字没练好,人却没了。”

敖夜最担心的就是人族的寿命问题。

他之所以不愿意和人类有太深的牵扯,就是因为他实在太重感情了,受不了离别之苦。

你一不小心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身边的老友全都不在了.......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一脸懵逼!

两眼茫然!

满心的悲痛!

“......”

苏文龙怀着复杂的心情接过白色药瓶,问道:“师父,这药......当真有强健身体的功效?”

每个人都怕死!

如果能够好好活着,多活几年,谁不愿意啊?

虽然敖夜师父的话不好听,但是.......苏文龙哪里能够经受的起这样的诱惑啊?

特别是到了他这样的年纪,若不是家里的孩子们看的紧,他都要被那些卖保健品疗养舱的给蒙骗了......

敖夜看了一眼苏文龙的脸色,说道:“可以让你年轻十岁。我说的是身体状态.......脸长到现在已经不可逆了。”

“谢谢师父。”苏文龙心中狂喜。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脸不脸的不重要,如果能够让身体状态年轻十岁.......这药简直是无价之宝啊。

比他送出去的那两尊印章要贵重百倍。

还是要多给师父送礼物啊,毕竟,这个师父喜欢「礼尚往来」。

敖夜又告诉了一下苏文龙的写字之法,以及他常犯的一些细小错误,然后捧着两尊印章离开。

苏文龙殷勤相送,直到被敖夜给出手赶了回去。

------

MISS酒吧。这是镜海最火爆的一家酒吧。

现在是夜晚十点,酒吧营业的高峰期,一群群打扮地花枝招展的年轻男女正呼朋引伴的朝着这边涌了过来。

每到这个时候,MISS酒吧门口的金龙路就会堵得水泄不通。车水马龙,热闹喧嚣之极。

在不远处有一条偏僻的巷子,没有人知道它的名字。或许它根本就没有名字。

但是,这里却是酒醉者解决自己的呕吐问题或者排泄物的重要场所,也是那些动情男女还没来得及找到宾馆而在这里啃上一嘴的「浪漫之地」。

巷子里面,一个满头银发扎成小辫的老婆婆眼神阴沉的盯着酒吧门口,指着一个刚刚走进酒吧的黑衣小姑娘说道:“她叫敖淼淼,是敖夜的妹妹。她和敖夜一样,同样是镜海大学的学生......据我所知,她是他们那个团伙里面唯一的破绽。”

“她好漂亮哦。”红衣女孩儿双眼亮晶晶的说道,很是羡慕的模样。

“注意重点。”菜花婆婆挑起眉头,出声呵斥:“你怎么见到个人就觉得他们漂亮?”

“他们本来就很漂亮嘛。”红衣女孩儿无比委屈的说道:“我又没有觉得所有人都漂亮,我只是觉得敖夜和他的妹妹很漂亮。”

“不管他们样貌如何,他们都注定是我们的敌人。”菜花婆婆声音尖细,怒声说道:“我们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接了这趟活,那就得完成雇主交给我们的任务。不然的话,蛊杀的牌子就会砸在我们俩身上.......”

“再说,小白现在生死未知,我怀疑已经落在了敖夜或者敖夜身边的人手里。我们得想办法把小白找回来.......不然的话,小黑半个月之内不能与小白交配,就会爆体而亡。那样的话,我辛苦数年养下的这两条穿心蛊就全部报废了。”

“哦。”红衣女孩儿点了点头,说道:“菜花婆婆,我明白了。那我们要做些什么呢?”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她盯死,如果有可能的话,就想办法与她接近,或者直接把她给绑了。”菜花婆婆一脸阴狠地说道:“等到她到了我们手里,我就不信敖夜他们不束手就擒.......”

“我知道了。”红衣女孩儿点了点头,说道:“婆婆,那我们现在动手吧?”

“现在动什么手?酒吧里面人那么多,怎么把人给带出来?”菜根婆婆出声喝道:“我们要做的就是伺机而动,等到她喝醉了酒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咱们再出手把她带走。”

“我明白了。”红衣女孩儿出声说道。

“安心的等着吧。”菜花婆婆出声说道。

正在这时,有两个男人从巷子未端走了过来,一个男人打火点烟,恰好与菜花婆婆转过来的脸对了个正着。

“我靠.......有鬼.......”男人惊呼出声。

“你们是什么人?”另外一个男人看起来稍微清醒一些,体格也强大一些,壮着胆子出声喝道。

“路人。”菜根婆婆出声说道。

“什么玩意儿?”点烟的男人松了口气,又觉得刚才自己的表现太过懦弱,出声骂道:“老东西,长得丑就不要出来吓人好不好?吓死人也是要偿命的。”

“是吗?”菜花婆婆眼里闪现一抹杀意,沉声说道:“怎么个偿命法?”

说话的时候,手背上面就已经钻出来一条黑色的小虫。

虫子很小,与苍蝇般大小。肤色黝黑,与这夜晚融合为一体。如果不是特别之人,根本就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红衣女孩儿见状,立即上前握住菜花婆婆的手,连同那只黑色小虫也一起捂在手心,怒声喝道:“还不快滚?

“哟,小姑娘怎么说话呢?长得挺好看,这性子可不讨喜......”点火的男人正想强硬的逞一记英雄,结果脸上就挨了一记狠的。

他刚刚想要反击,另外一边的脸颊又挨了一巴掌。

龙王的傲娇日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