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要心怀敬畏之心![2/2页]

男人手里的烟盒和火机落地,被打的半天反应不过来。

现在的娘们都这么彪悍吗?

“还敢打人?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大块头扑上来想要帮助同伙,结果红衣小姑娘飞起一脚,那个大块头的整个身体就倒飞而去。

砰!

他的后背重重地砸在墙壁之上,闷哼一声之后,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水,半天发不出声音。

另外一个被抽了两记耳光的男人看到红衣女孩儿如此凶狠,惨叫一声,就像是见鬼一样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跑去......

连一起过来的同伴都顾不上了。

“还不快滚?”红衣女孩儿出声喝道。

大块头男人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黑暗处走去。

等到他们走远,菜花婆婆脸色不快,出声说道:“为什么阻拦不让我出手?”

“我知道婆婆一旦出手便会用「绝命蛊」取了他们性命......虽然他们对婆婆不敬,但也罪不致死。这里不是咱们苗山大疆,轻易杀人会招惹来麻烦.......”红衣女孩儿笑着解释,出声说道:“婆婆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们的首先任务是完成雇主交代的任务,何必与这些小人一般见识?”

“哼,算他们好命。”菜花婆婆冷笑出声。

“就是,菜花婆婆饶他们不死,他们应该回去感谢蛊神庇护才是。”红衣女孩儿笑声清脆。

“别说这些屁话,要是让那个小妮子跑了,看我不撕烂你的脸。”菜花婆婆冷声说道。

-------

黑色紧身露脐T恤,黑色热裤,满头小辫狂热的飞舞,此时的敖淼淼就像是舞池里面的精灵尤物。

无数男女围绕在敖淼淼身侧,看着这个又纯又飒的小姑娘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然后疯狂的鼓掌叫好。

还有人想要模仿学习,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学习能力不行......

一曲结束,敖淼淼停下来休息。

其实她并不需要休息,只是,身边的人都劝她休息休息。

“淼淼,你刚才真是太帅了,你的舞跳的越来越好了.......好久没有跟你出来玩了,真是想念咱们高中的时候啊。”赵小敏一脸缅怀的说道。

“你们不知道吧?淼淼高中的时候就是我们学校的「跳舞机」,无论是任何舞蹈,她看一眼就能够学会.......我们简直都要吓坏了好吗?”张桃一脸崇拜的看向敖淼淼,出声说道。

张桃和赵小敏都是敖淼淼的高中同学,也是闺蜜死党。高中毕业之后,张桃考进了申海外语学院,而赵小敏则去了燕京中医大学,敖淼淼则是留守镜海进了镜海大学物理学院。

春节将近,大家都从四面八方回到家乡。便有人在同学群里提议搞一个同学聚会,刚刚吃完火锅,第二场才是来酒吧蹦迪。

没想到敖淼淼一鸣惊人,让那些以前没机会和敖淼淼讨近乎或者不怎么有接触的同学大开眼界。

“没想到淼淼跳舞这么厉害,以前只以为她只是长得好看。”一个男生一脸奉承的说道。

“就是,不过那个时候淼淼是学校里面有名的小公主,想和她说句话都没勇气........”

“其实淼淼最好接触了,你们接触过就知道了.......她就是外冷内热,爱好打抱不平。”张桃赶紧替自己的好姐妹说话。

“那以后可要多多接触才行。以前什么都不懂,进入大学之后才知道,原来高中的感情才是最诚挚的.......初中还很懵懂,大学又开始变得世故.......”

“我可知道李择高中的时候还暗恋过敖淼淼呢,还让我给淼淼递过情书.......”赵小敏出声「爆料」。

同学聚会,就是你爆我的料我爆你的照,那些以前难以开口设为禁区的「秘密」,突然间就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所以我后来一直想问你,你到底替我送了没有?”叫李择的男生举起啤酒瓶对着敖淼淼举了举,说道:“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写了那封信,结果后来就没有消息了......我想去问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然后就是进入地狱般的刷题阶段,那封信就不知所踪了。”

“我递了。”赵小敏出声说道,看了敖淼淼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便说道:“当时淼淼每天都会收到好多封信,你的信递过去的时候,淼淼瞥了一眼说「字不好看,打回去重写」........”

在李择尴尬错愕的表情当中,众人狂喜出声。

赵小敏也忍不住笑意,说道:“我那好意思真的把信给你丢回去让你重写啊?于是就不了了之了......”

“真是.......”李择摸摸鼻子,说道:“早知道我就好好练字了。”

“现在练也不晚。”有人提醒。

“晚了。”敖淼淼出声说道。“因为我喜欢的男生,他的字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哇........”

“淼淼,你有男朋友了?是什么样的人?”

“有没有照片?快给我们看看......”

“敖淼淼,你不讲义气.......我失恋的事情都告诉你了,你谈恋爱了竟然不说一声.......”

------

敖淼淼翻了个白眼,说道:“谁愿意听你失恋的事情啊?每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哭个不信,烦死了.......”

又说道:“我没有恋爱,只是暗恋。人家还没有答应呢。”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我们淼淼暗恋啊?”赵小敏一脸好奇的问道。

“就是。他们家祖坟冒烟了吧?不仅仅是冒烟,我看是烧着了......”

“竟然不答应我们淼淼的求爱?简直是不知死活.......姐妹,告诉我一个名字,我帮你在网上骂他三天三夜.......”

------

敖淼淼笑而不语。

她才不会告诉他们自己最喜欢敖夜哥哥呢。

因为敖淼淼刚才的动人舞姿,早就吸引了整个舞池所有人的关注。

不停的有人过来向敖淼淼敬酒,敖淼淼来者不拒,豪气干云。还有人过来找敖淼淼加微信,都被敖淼淼以手机没电给拒绝了。

“这位小姐......我们王少请您过去喝杯酒。不知道能否赏光?”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敖淼淼的身后,彬彬有礼的发出邀请。

“王少?”敖淼淼看了中年男人一眼,笑着说道:“我不认识王少,就不过去了。替我谢谢王少的好意。”

“以前不认识,以后就认识了。我们王少是一个对朋友很义气的人,小姐何必要拒人千里之外呢?”男人笑容不变,再次出声邀请。

“谢谢,我有朋友在这里,我要陪朋友喝酒。”敖淼淼挑了挑眉头,再次出声拒绝。

她又不是白痴,怎么会听不出这个男人话中的暗示?

对朋友义气?把自己当成那种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真是想瞎了心。

要不是因为有同学在身边,敖淼淼早就提起酒瓶敲他的脑袋了。

中年男人再次被拒绝,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笑容微敛,说话的语气也冰冷了几分,说道:“我说了,王少是一个对朋友很义气的男人。如果小姐愿意过去喝杯酒的话,您的朋友今天晚上所有的消费都由我们王少埋单........”

“我们不用王少埋单。”一个男生出声说道。

“就是,我们自己喝的酒,我们自己付钱。”

“说得跟谁在乎这点儿钱似的......淼淼已经拒绝你了,你就赶紧走吧,别破坏我们喝酒的兴致。”

-------

现在的年轻人骄傲、自信、独立。他们不追捧权威,也不在意什么这个少那个少的。

只要不符合自己心意的,都是张嘴开怼毫不留情。

法制社会,谁又怕谁?

中年男人不仅没把人邀请过去,还被敖淼淼的同学驱逐,怒声说道:“看起来你们年纪也不小了........希望你们能够为自己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情负责。等到挨过社会的毒打之后,你们才会心怀敬畏之心。”

说完之后,他转身朝着不远处的VIP卡座走过去。

来到一个年轻的男人身边,在他耳朵边小声的说过几句话后,那个叫「王少」的男人朝着敖淼淼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敖淼淼竟然也在看着他,他便对着她礼貌的微笑,笑容竟然还有点儿羞涩.......

然后,他拎起面前的威士忌酒瓶朝着中年男人的脑袋上面砸了过去。

咔嚓!

中年男人的脑袋被砸出一个大洞,头破血流。

“再去邀请一次。”王少笑呵呵的说道。“她不来,你就不要回来。”

“是,少爷。”中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拭额头上的血水,再一次义无反顾的朝着敖淼淼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龙王的傲娇日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