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人生如戏,都飙演技 ![2/2页]

一瓶酒喝到大半,敖淼淼已经脸色惨白,身体软绵绵的躺倒在地上了。

“王少,她倒了.......”一名黑衣男人走上前探了探敖淼淼的鼻息,出声说道:“会不会有事?”

“自寻死路,怨不得谁?”王少依然表情冷漠。

“自寻死路,怨不得谁?”一个红衣女孩儿站在他们身后,眼神凶狠的盯着王少,说道:“把她交给我,我给你们留个全尸。”

“你是什么人?”

黑衣保镖如临大敌,一群人迅速聚拢,把王少给围拢在中间,满脸警惕的盯着这个红衣女孩儿。

能够突破会所里面的重重安保,无声无息的站在他们的身后......这个女孩儿是个危险人物。

“我叫姬桐。”红衣女孩儿寒声说道:“我之所以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就是想要让你们死个明白。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都能下此毒手,你们还是个人吗?”

王少盯着红衣女孩儿打量了一阵,问道:“你是她的朋友?”

“......”

“看来不是.......那你是她的敌人?”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红衣女孩儿怒声喝道。

“如果你也是她的敌人,那么,你一定是因为跟踪她才找到这里.......既然如此,你要做的事情,和我做的事情又有什么区别?我只是让人灌了她一瓶酒,你又要对她做些什么?会给她留条性命吗?”

“油嘴滑舌。”一个满头小辫子的老妪出现在姬桐身边,面无表情的说道:“和他废话什么?全都杀了。”

“婆婆,外面你都处理干净了?”姬桐出声问道。

“处理干净了,我观察过,没有埋伏........”

菜花婆婆是老江湖了,怎么不知道「人心险恶」的道理?

敖淼淼被这些流氓劫持,她们的心里也不是没有怀疑过?

怎么就那么巧呢?

我们刚刚跟踪过来准备拿人,你们就提前动手了?

可是,她们仔细观察过,敖淼淼和身边那些小姑娘的害怕不像是假的。

如果是演戏的话,那些小姑娘能够有这样的演技......都可以拿国际性大奖了。

再说,她们也不能任由敖淼淼被这些「小混混」给绑走啊。这会影响他们的大计,破坏他们的以人换虫计划。

于是,菜花婆婆和姬桐便一跟跟随来到了观澜会所。

她们亲眼看到敖淼淼被一群男人欺负,看到她被几个人架着喝了一大瓶烈酒.......

一个刚刚考进大学的女孩子,酒量能有多好?

这么一大瓶灌进去,还不得把人给喝死过去?

果然,敖淼淼喝到一大半的时候就坚持不下去了,整个人脸色惨白,身体抽搐,人已经晕死过去了。

姬桐看不过去了,于是便率先跳出来找王少他们要人.......

菜花婆婆更加沉稳,她先在外面巡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之后,这才现出身形。

“谁说没有埋伏?”王少笑呵呵的看着老妪,出声说道。

“就凭你们几个废物?”老妪打量了一番王少和他身边的几名黑衣保镖,都是练家子,对付普通人绰绰有余,但是对付他们这个级数的高手......那就不够看了。

菜花婆婆有信心在一分钟之内把他们全部放倒,然后俩人扛着敖淼淼迅速离开此地。

“我们这些小鱼小虾怎么上得了台面?”王少突然间变得无比谦逊起来,朗声说道:“真龙都是最后压轴出场。”

说话之时,身穿一套白色西装看起来骚气十足的敖屠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少跑到敖屠面前,恭敬的说道:“屠哥!”

“嗯,戏演得还凑合,就是剧本编排的不好,破绽太多了.......”敖屠出声说道。“也幸好她们俩从大山里走出来,没看过什么经典桥段,所以仍然让你们给带进了故事里面来........”

“大哥教育的是,下次一定好好改进。”王少立即接受批评,并且表明了自己以后悔改的态度。“专业的事情就应该找专业的人士来做,下次我们找专业编剧来写剧本。”

刚才「醉倒在地」的敖淼淼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上前拉着敖屠的胳膊,撒娇似的说道:“敖屠哥哥,我的表演怎么样?”

“各方面都挺好的,要是看到那瓶威士忌没有偷偷舔嘴唇就更好了.......”敖屠点评说道。

敖淼淼气急败坏的骂道:“是哪个混蛋提来大摩五十年的?这么好的酒能不让人流口水吗?”

“怪我怪我........”王少赶紧上前道歉,说道:“我想着,就算是演戏,那也不能让淼淼姐喝劣质酒.......所以就让他们准备了一瓶好酒。没有考虑到淼淼姐的实际情况.......是我的错,是我的疏忽。”

“哼,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许再拿那么好的酒......那个混蛋家伙灌的太快了,刚才我都拼命的在喝,结果还是浪费那么多。气死了。”敖淼淼怒气未消的说道。

“是是是,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王少再次道歉。

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简直就是个智障了。

菜花婆婆不是智障,姬桐显然也不是智障。

“你们故意设局害我?”菜花婆婆出声问道。

“难道这还不够明显吗?”敖屠反问说道。他打量着菜花婆婆,说道:“我们在明,你们在暗。不把你们揪出来,让人难以心安啊。”

“火锅店那边走了一招臭棋,我还是低估了你们。”菜花婆婆声音嘶哑的说道。

“确实。如果没有火锅店那边发生的事情,我们确实会疏于防范.......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狂妄之徒。”

“哈哈哈,你不知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何等的谦虚。”敖屠哈哈大笑,在俩人身上扫视一番,说道:这位小姑娘太年轻了些,正义感也实在太强烈了些.......所以,穿心蛊这种恶毒之物,应该就是你的杰作吧?”

“不错。”菜花婆婆没有否认,出声问道:“我的小白落在你们何人之手?”

“小白?”敖屠想了一下,说道:“就是那条胖乎乎的虫子吧?应该是落到小木木手里了.......也只有他对这种恶心的玩意儿感兴趣。不过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找他,他不喜欢说话,但是折磨人的手段却是最多的,落到了他手里,可比落到我们手里要痛苦多了.........”

“你们把它如何了?”菜花婆婆关心的问道。

“你们自己小命难保,还在担心那条虫子?”敖屠笑着说道。

“那不是普通的虫子,而是穿心蛊。”菜花婆婆一脸骄傲的说道:“再说,你又怎么知道我们小命难保呢?我看小命难保的是你们吧?”

“怎么?又要下毒?”敖屠出声问道。

“不是要下毒,而已经下了毒.......”菜花婆婆姿态从容,看起来一幅稳操胜券的模样。

王少脸色大变,赶紧出声解释:“屠哥,她刚刚过来,我们一直盯梢着她,没有让她做任何多余的动作......”

观澜会所是王少的地盘,倘若让菜花婆婆在这里面下毒,敖屠和敖淼淼在这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他的小命怕是也保不住了。

别人不知道敖屠等人的来头,他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背景大的吓人!

敖屠拍拍王少的肩膀,笑着说道:“咱们俩认识多少年了?我还不相信你?她们要是当真要下毒,怎么可能让你们看到?怕是对着我们吹一口气,那毒气就要在空气里面扩散了.......”

菜花婆婆哈哈大笑,得意的说道:“没想到你对我们蛊神族如此了解........不错,如果老婆子想要下毒的话,对你们吹口气.......你们就都得中我老婆子的毒。”

“不瞒你们说,就在刚才.......我已经嚼碎了嘴巴里面一只「绝命蛊」,又对着你们说了半天话........你们现在有没有觉得自己脑袋有点晕?”

“........”王少和他的黑衣保镖们满脸恐惧。

这个老太婆是什么人?什么蛊神族?听起来就可怕?

再说,还能这么下毒的?只不过站着说几句话......我们就中毒了?

“没有。”敖屠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会感觉到头晕呢?

就算他把那只绝命蛊给生吃了,也不可就是口感差一些,听起来恶心一些........又能把他给怎么着?

敖淼淼手里托着一颗蓝色的小泡泡,泡泡里面装着乌黑色的气体,笑嘻嘻的对着菜花婆婆说道:“老婆婆,你说的绝命蛊毒.......都被我搜集起来了。你看看是不是这些?”

“.........”

龙王的傲娇日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