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1/2页]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怒放的樱花下面,戴着十字架的牧师语调高亢地宣告着。

宫野志保的发被一朵百合轻轻簪起来,她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纱裙,定定地望着对面的工藤新一。这个已经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始终都淡淡地笑着,礼貌地和所有的来客握手,拥抱,并适时地传达出自己的感谢,似乎是真的有结婚的幸福充盈在脸上。

但那不是幸福。

那只是报复的快感。

是的,他以为,她爱夏川,于是将夏川驱逐,然后将她绑在自己身边,这样,她便永远得不到爱情的幸福。

他又怎会知道,宫野志保的光明,从来就只有他。

工藤新一的光,照亮了她快十年。

误打误撞,他们在一起了。

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些什么,简直是太过于完美的戏剧化。

工藤新一脸上还是挂着淡笑,上午的阳光穿透头顶樱树的枝叶在他的眉间打下深浅不一的光影。他的手扶住了宫野志保的露在外面的双肩,然后慢慢地靠近宫野志保的脸颊。她愣愣地盯着越来越近的眉眼,下意识地想要躲闪,可是工藤新一的手如钳子一般固定住自己的肩膀,于是她硬生生打消了这个想法。

工藤新一低头,将唇温柔地贴在了宫野志保清秀的额心。

周围是一片叫好声,模糊不清地夹杂着一些不满的咒骂。顶多是有些人埋怨工藤新一丧妻之后便如此之快又结婚的行为,对于流言,工藤新一和她一样是充耳不闻的态度。

只要彼此都情愿,有什么不行的呢?更何况,她拼上了自己一辈子的时间,可真没闲工夫去管那些说东说西。

顶着外界舆论的压力,4月1日,樱花开放的第一天,工藤新一在工藤宅的庭院里置办了这一场简易的婚礼。他并未大肆宣扬结婚的消息,只是请来了服部平次,清水叹一等十几个亲友。一方长桌从宅子的玄关摆到院子的樱树下,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菜肴,那是工藤优作请Queen Palace的厨子准备的。

工藤夫妇三天前从美国赶回来,并专门从纽约郊外的天主教堂里请来牧师作为司仪。他们本想为儿子定一家高档饭店作为婚礼地点,可是被工藤新一以二婚要低调的理由一口回绝了,宫野志保也表示自己没有意愿在这个节骨眼上去饭店结婚,于是工藤优作只好作罢。

规划如同城堡的工藤宅,偌大的庭院里有真心道贺的亲友,阳光甚好,樱花在婚礼乐曲中静静开放,空气中清香浮动,温馨满满。这个婚礼虽然称不上隆重,但也可以算得上是浪漫。

当工藤新一的嘴唇离开宫野志保的额头时,宫野志保一直低垂着的双眸微微抬起看了看长桌边的来客。她迅速地将全部人扫了一遍,心里预测着不一会之后敬酒时可能会发生的所有意外状况。

就像是每次实验之前的必须要猜测各种结果和概率,才有机会在突如其来的状况里得以全身而退。

皮肤黑黑的大阪侦探正站在桌子中央的地方,他不时地品尝着手里的香槟,看到新娘清淡的目光,于是微笑着对着那个方向摇了摇手中的高脚杯。在他身旁,远山和叶抱臂冷冷地看着不远处接受牧师洗礼的新婚夫妇,待会自己和工藤去敬酒时估计是少不了听她的冷嘲热讽。

而在服部平次的身后,铃木园子紧紧攥着盛着酒的小酒杯,力道之大让杯里的酒液微微摇曳,似乎恨不得捏碎手中的玻璃。园子气鼓鼓地瞪着这边,宫野志保对她投去漠然的眼光,心里不禁揣测着她会不会像那天一样扇自己一耳光。

在旁边,便是工藤新一的其他亲友,包括高中同学当然还有佐藤、目暮、高木、千叶等熟悉的警官们。当宫野志保的视线落到了稍微偏僻一些的樱树后方,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下一秒她几乎要惊喜地笑出来。

黑发男人带着针织帽,穿着欧版的长风衣,目光冷冽地站在那里,旁边是一个男孩子装扮的女生,她正笑盈盈地看着今天的新娘,眼里是真挚的祝福。

宫野志保从未想过,赤井秀一和世良真纯竟然真的扔下手里FBI的任务,千里迢迢从迈阿密赶来。

五年前,在剿毁组织巢穴的那一场恶战中,FBI最杰出的搜查官赤井秀一因保护宫野志保而被阻击手击中左眼,在手术无效之后,世良真纯随即带着自己的大哥赶往美国,希望找到最顶级的眼科医生,而赤井秀一则淡然地回绝了。他认为FBI的任务是最重要的。

在回到美国前,在工藤新一的协助下,赤井秀一完成了一个多年的夙愿:和死去的宫野明美结婚。虽说是**,但是所有人都义无反顾地支持他们这个特殊的婚礼。这场婚礼秘密地举行,来参加的客人也只有FBI日本分部的警官们。于是在一个阳光静好的日子里,宫野明美的墓前,赤井秀一轻轻将一枚婚戒放在明美的骨灰盒上,低声许下人生中最郑重的承诺。

“只要心在一起,连死亡都不会将我们分开。即使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会记得,我们将永远这样相爱下去。明美。”

那天宫野志保穿着粉色的拖曳礼裙,立于姐姐的墓旁无声地抹去忍不住的泪水,突然手被人握住,她迷茫地抬眼,泪光中工藤新一温柔的面孔若隐若现

回到美国后,世良真纯于是决定报考警校,盼望着能成为一名出色的FBI。五年过后,FBI里两个日裔搜查官赤井兄妹名气远扬至海外,让无数在国际上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闻风丧胆。

工藤有希子在婚礼置办前私下联系了赤井秀一,听闻宫野志保结婚的消息他是明显地一惊,赤井秀一告诉有希子FBI正在迈阿密追捕一走私军火的犯罪团体,任务缠身可能抽不出空赶回日本。有希子将赤井秀一的回答转达给宫野志保,宫野也只是惋惜一笑道:“那真是有些可惜了。”

自己,一直欠着这个男人啊······

工藤新一察觉出妻子的心并非在自己身边,于是顺着宫野志保的目光看去,看到了樱树后面站着的兄妹,释然一笑。那笑容里是与默契搭档重逢的喜悦。

“真没想到他们会来,”工藤新一凝视着不远处的赤井,“五年了啊,又再见面了。”

“我欠他的,终是要还的,”隔着热闹的人群,宫野志保眯眼望着曾经保护过自己的男人,低声说道,“这些年,我一直等着他回来。”

原本和熙轻柔的春风突然间烈了一些,吹落了树上的几片樱花。一小阵花雨洒下,花瓣沾染在了赤井秀一黑色的针织帽上。而宫野志保刚刚理到耳后的那缕头发又掉落下来。

“这句话在你的法定丈夫面前说是不是不太合适?”工藤新一的笑容由见到搭档的开怀转化成冰冷冷,宫野志保感到他话里浓浓的讽刺感,“光是听上去就很荒唐不是吗?你爱的是夏川,等的是赤井,最后,”工藤新一顿了一下,“嫁给了我。”

“我的生活不需要你来评判。”茶发女人语气淡漠平稳,“我爱的是谁,等的是谁都不重要。你只需知道,最后我嫁给了你。”

“你说得很对,这才是最重要的,”工藤新一语气温柔,而脸上却是僵硬的冷笑,他伸手将宫野志保耳旁的那缕碎发重新抹到她耳后,低声道,“我在乎的,只是最后你和谁在一起,至于其他的———”

“你的爱,你的等,都与我无关。”

静寂燃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