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2/2页]

工藤新一的手触碰到她的头发时,她恍惚地看到了七岁小小柯南的脸庞,一刹那她的脑海里闪过的,竟是那一年冬夜落下的雪,杯户大饭店里男孩轻柔地为茶发女孩戴上所谓的超人眼镜。一刹那过后,宫野志保才恍过神来,眼前的,分分明明是二十四岁的成熟男人的脸。

清醒点吧,笨蛋。

当工藤新一离开她去招呼客人的时候,宫野志保这样骂自己。

“很久不见了,工藤,宫野。”

漫天的樱花随风飘扬,放眼望去,满眼漂浮着的尽是粉色的花瓣。花雨里,赤井秀一举杯,这样对前来敬酒的新婚夫妇说道。他的面上是万年不变的冷酷,可是宫野志保能够感觉到从赤井秀一的心里散发出的诚恳,明朗豁然,如永不熄灭的灯火。

赤井秀一的右眼明亮如星,而左边的眉目间依然有五年前那场战争所留下来的伤痕,疤痕让他的皮肤凌乱地纠结在了一起,泛出层层可怖的褶皱。这一切都夺走了他左眼所拥有的光明。

可是谁都不在乎赤井秀一的左眼如何,这个男人走到哪里都是值得受人尊敬的。在每个FBI的眼里,他是如天神一样存在的大人物;在工藤新一的眼里,赤井秀一是他一生中所遇见的最为合拍的伙伴;在宫野志保眼里,这个男人是宫野明美留在人间里守护她的星星,对志保而言,赤井秀一就是另一个宫野明美,是另一段可遇不可求的亲情。

“我们都已经结婚了,怎么还不改口?”工藤新一笑着将酒杯碰过去,两个人的杯子碰撞出清脆的声响,“她现在姓工藤了。”

“她永远都姓宫野,她是明美的妹妹。”赤井秀一凝视对自己淡笑着的茶发女人,“你今天很美,宫野。”

宫野志保用抬手正了正耳鬓后面的百合花,听闻此语,笑容便如浅淡的水纹般荡漾开去,那种淡笑,甘美柔和得要融化人心:“嗯,我很幸福,姐夫。”

赤井秀一左边的眉毛纠在一起,露出深深的怀疑。

“大致的情况我想你一定清楚的,所以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只能告诉你,”宫野志保想让他心安,于是自然地挑起笑容,“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说着,宫野志保伸手挽住工藤新一的手臂,工藤新一偏头对她柔和地笑着,离开了赤井秀一的视线,他的眼里如寒冰一般毫无温度。

这幕剧,得好好配合,用笑容才能演得好。

“看上去你们感情真的很好呀,”世良真纯歪着头若有所思道,她把杯子高高举起,晃动着里面的香槟,“总之,还是祝你们新婚快乐吧。”

“谢谢了,世良。”工藤新一碰了碰,一口气饮下酒杯里剩余的酒水,“托你吉言,我们会的。”

“工藤,其实,我曾经暗恋过你呢。”世良真纯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工藤新一喉管里尚未咽下去的酒水差点喷出来,“不过你好像一直都不知道。”

“咳咳咳咳!”工藤新一着实感到喉咙处的酒水不断地烧了起来,他剧烈地咳嗽,真的是被这个迟来的告白给吓到了。

他看向挽着自己的茶发女人,女人倒是一脸淡定,腾出手拍拍自己起伏不定的肩膀。看上去一点也不惊讶。

“看来你不知道啊,”宫野志保扬起一抹浅笑,“看来情商真的和智商成反比。”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工藤新一翻着白眼,“为什么不告诉我?”

“准确地来说,我也只是仰慕过你一段时日啦,”说起自己曾经的感情,世良真纯显得落落大方,“现在我和你一样有名,也就不再继续这段初恋了~~”

工藤新一则是满脸的黑线。

“别一副吃了亏了表情嘛,不过既然我的心曾经放在你那里,工藤新一你在想什么我大致还是清楚的,”世良真纯突然如此说道,“不要觉得可以侥幸逃脱。”

工藤新一不明觉厉,他并不知道世良真纯清楚的是他想的什么。

是与宫野结婚的目的,还是他所秘密策划的一切。

赤井秀一看出工藤新一脸上深藏着的困惑,于是出声道:“真纯,我们走吧,见了一面就好。”

“你们要走了吗?”宫野志保吃了一惊,“不留下来吗?”

“嗯,今天下午1点的飞机。我们是专门赶来见你们的,现在既然已经见到了,我们也就该走了。”世良真纯解释道,“时间很赶的!”

“工藤,那么,保重了。”赤井秀一低声说道,“我把志保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

“嗯。”看着同伴即将离开,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工藤新一郑重地点头,那一瞬似乎忘记了对那个茶发女人所有的仇恨,只记得要完成对方最后给自己的交代。

“工藤啊,有段感情,很久之前就陪在你身边,”看着可能会成为永别的初恋,世良真纯忍不住要把心里最后雪藏着的秘密脱口而出,“只是你看不清罢了,我真怕,是你的眼睛被一些污秽蒙住了。”

宫野志保明显地一愣,心下一凛,她不禁想起毛利死去的第二个凌晨,街角边服部平次对自己说的话。黑肤侦探胸有成竹的表情,像极了那个光芒万丈的日本救世主。

“你一直隐藏得很好,只是爱情这东西,向来都是旁观者清的。你可以瞒过和叶园子还有其他在工藤周围的人,可是我是个侦探,探究别人的心本来就是我的强项。”

“嚯————”工藤新一无奈地笑眯了眼,“哎,我说,我已经知道了你之前对我那什么,但是也不用在我婚礼上总是提起来吧?”

“唉~~果然是情商与智商成反比的家伙啊。”世良真纯以手扶额,冷汗几乎就要流下来,“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走了啊。”

“再见。”风勾起新娘子波浪似的婚纱裙边,宫野志保在绚烂的花雨里轻声与这对兄妹道别,她明白,这一走,很可能便是永恒。

赤井秀一和世良真纯越走越远,深深地望着他们愈发渺小的背影,宫野志保的左肩忽然被一只手揽住了。她侧过脸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淡淡的面容,面上的笑容如烈酒一样深入骨髓,让她感到神经正一阵一阵地痛着。

“准备好了和其他来宾敬酒了吗?工藤夫人?”工藤新一语调柔和,“服部他们还在等着我们呢?”

下一幕剧,又将开始。

静寂燃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