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路明非这辈子都没这么勇过[1/2页]

【那么开始生成故事】

【这本书的故事主题与世界观是......】

【1、《JOJO的奇妙冒险》】

【2、《龙族》】

【3、《命运/冠位指定》(Fate/GrandOrder)】

【4、《火影忍者》】

【5、《海贼王》】

【1D5=?】

【AI生成随机数中,随机范围1~5,1、2、3、4、5......该次随机数结果为3】

【1D5=3】

(注:因为不少人反复表示看不懂所以特别追加解释:‘1’的意思是‘一个’,‘D’的意思是‘骰子’,‘1D’的意思是‘一个骰子’,‘1D5’是指骰出的这‘一个骰子’的结果数字会在数字‘1’到数字‘5’之间随机抽取其中一个,‘数字1到数字5之间’的意思就是‘1、2、3、4、5’依次类推,从这5个数字中取随机的其中一个作为结果)

(1D100则是指骰出的这‘一个骰子’的结果数字会在数字‘1’到数字‘100’之间随机抽取其中一个,‘数字1到数字100之间’的意思就是‘1、2、3、4、5......99、100’依次类推)

【本书的主题与世界观确认为《命运/冠位指定》】

【那么,作为主人公的角色是谁?不同角色会有不同的附加能力、附加身份、附加背景】

【1、空条承太郎(特性:拥有无敌的替身‘白金之星’)】

【2、路明非(特性:拥有名为‘路鸣泽’的强大第二灵魂)】

【3、藤丸立香(特性:钢铁的决意,亲和力MAX)】

【4、漩涡鸣人(特性:体内封印着名为‘九尾’的强大魔物)】

【5、蒙奇·D·路飞(特性:拥有橡胶般的身体)】

【1D5=?】

【AI生成随机数中,随机范围1~5,1、2、3、4、5......该次随机数结果为2】

【1D5=2】

【看来主角是路明非的样子】

【那么,路明非相关的附加能力、附加身份、附加背景,开始载入《命运/冠位指定》世界观】

【载入完成,世界观生成,开始演算故事,故事名称确认】

【《路明非挑战FGO》】

【故事开始——】

☆故事分界线☆

十五岁之前的路明非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是一个《哈利波特》般的故事。

路明非十一二岁的时候来到了婶婶家,但他的记忆里就没有父母,父母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既暧昧又模糊,身边的人总说他是从垃圾桶里捡的或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于是他就真的这么认为了。

路明非是在婶婶家长大的,婶婶总是用尖酸刻薄的口吻冲自己吐着飞沫,身高体重都是160的堂弟路鸣泽也总是鄙视自己

要不是家里没有壁橱能塞下他这只发育不良的脏兮兮的小灰猴,婶婶哪天突发奇想将他塞进去,路明非可绝不会奇怪。

正因如此,当某天婶婶拿到了附近商场累计积分赠送的四张电影票,大发慈悲的带着他这小灰猴子一起儿进了电影院,

当他年幼的心灵缩在席位的最角落里感受着立体环绕音加大银幕的震撼,咬着早已没有可乐空瓶子的塑料吸管,仰望着银幕上刷拉拉的各种好莱坞大片特效时,路明非的心里就涌上了一种莫名的使命感。

路明非以为自己终于理解了,课堂上老师不厌其烦的让自己背诵,不能原封不动的背下来就要在小薄本上抄写二十遍的“天降大任于斯人也”是什么意思了。

那天晚上,路明非第一次偷偷的爬起来,小心翼翼的绕开鼾声如雷的路鸣泽,溜了出去,却不是跑黑网吧,而是跑到厕所里,脱光了衣服,照着镜子,想要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闪电疤。

因为没找到,所以他偷偷用路鸣泽的唇膏在自己额头上画了一个。画完后顺手将唇膏在洗浴盆上磨了磨,再假装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后来初中毕业了,路明非才知道,原来自己既不是背负使命的闪电疤男孩,也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早晚有天要越过瀑布的猴子王,他只是个对父母没印象的普普通通的衰小孩罢了。

路明非关于父母的印象非常稀薄,就好像他们从来不曾存在过似的,最经常听到的他们名字是在婶婶酸溜溜的说着“这个月的生活费居然没少”的嘴里......

最经常看到他们的名字是在老师要求家长在试卷上签名时,他用路鸣泽翻烂了送给自己的几本盗版《JOJO的奇妙冒险》做报酬,让老师的孩子帮忙模仿叔叔的笔迹签名的时候。

路明非是个衰小孩,但他也不是没有勇过,从未如此之勇:

高一那年他第一次搬进了学生宿舍,有个行李箱里带着本《JOJO的奇妙冒险》漫画的同学感慨了句阳台吹来的风清爽,而他一时脑热,极其勇的接了这么一句话:

“就像是穿着新内裤迎接新年到来的早晨一样爽!”

然后路明非的名字就传遍了全年级。第二天好多男生女生们组团憋笑着来问他新内裤舒不舒服爽不爽。

衰小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风云人物。

负面意义上的。

唯一一个看上去认真的好人是高年级的楚学长,他一本正经的跑到了路明非的面前,瘫着张脸说道:

“我认真查过了,那句台词是《JOJO的奇妙冒险》里东方仗助打败替身公路之星后的名台词,我觉得很有趣。”

路明非默默双手捂脸。

大兄弟啊,有您这样用来踢馆的架势来安慰人的吗?

谁教你这样安慰人的?

少年宫的思想品德课老师吗?

还有你觉得有趣那倒是笑一笑啊!

然后?

然后路明非就被闻讯而来的婶婶揪着耳朵,顶着她的唾沫星子,在“你别给我在这儿丢人了!”的怒吼声中拖出了教室,结束了短暂的宿舍生活。

再然后?

再然后,路明非就跟花盆里枯萎但还没来得及拔掉的杂草似的焉了,他彻底认清的现实,沉浸于游戏的世界里,每天最纠结的事情是跑黑网吧的网费要怎么筹,是继续扮女号忽悠路鸣泽,还是联系网管看看有没有人请他这衰仔代打。

这之后路明非最勇敢的事情就是暗恋上了班花陈雯雯,因为她从不会取笑路明非当初的笑话,她喜欢看书,有民国时期味道的女生,乖巧,文静,喜欢穿白色的碎花边裙子。

她很温柔,对路明非很温柔。这很重要。

路明非总觉得,自己这辈子下一件最勇的事情肯定就是向陈雯雯表白,哪怕被甩了。不,是一定会被甩。因为路明非知道陈雯雯是温柔的女孩,她对路明非温柔,也对所有人都温柔,这份温柔是如此平等,不曾多给路明非分毫。

路明非也不是没用幻想过。

幻想那天他遇上了大款,帮他们打单子,一下子名震小巷子里的情缘江湖黑网吧,小气的老板看上了他,虽然没给他钱,却借给他套直播的设备,然后有一天,陈雯雯会去屈身跑到满是烟味的网吧角落里,将他拽出来,说:“有实力不去打职业,躲在这里当个小主播?”

但现实是路明非没钱,哪怕他游戏打的再好也没钱,婶婶盯着、学校盯着,路鸣泽每次一出事第一时间就回来突击检查他老路。而路明非也没在黑网吧里遇上大款,吝啬的老板眼里也从没他那豆芽菜似的身影,职业电竞选手星探也没找上他,而陈雯雯、陈雯雯......

陈雯雯找上了他。

让他路明非帮忙问问同班的赵孟华对自己怎么看。

路明非谄笑的答应了。他在笑。像条狗,卑微到了骨子里。

然后当晚在游戏里将仅有的几个知心朋友杀了个零杠十。吓得对面连忙打开QQ私聊弹窗打字问他是不是失恋了。

【夕阳的刻痕:你怎么知道?】

【我从出生起就单推魔法梅莉了:你这个年纪的小丫头嘛,能有啥事?】

【夕阳的刻痕:那如果我告诉你,比失恋更惨呢?】

【我从出生起就单推魔法☆梅莉了:怎么说?】

【夕阳的刻痕:我暗恋的女生向我询问同班男生对她怎么看?】

【我从出生起就单推魔法☆梅莉了:艹!好家伙!白学现场啊这,你等着,我给你点一首届不到的爱恋】

【我从出生起就单推魔法☆梅莉了:等等】

【我从出生起就单推魔法☆梅莉了:艹!暗恋的女生?你是拉拉???】

路明非默默看了眼自己的现在登录的女号,摇了摇头,心说自己让他帮忙补习英语的时候只是开了个随便从盗版网上下的变声器,老罗这家伙居然还以为自己是女的。

老罗——这是对方给自己起的中文名。

他似乎是以色列人。

两人熟络起来的机缘还是他当初全世界流浪旅行的时候到了北京,除了工地搬砖外还想学点汉语拼音打字什么的,然后就在游戏里遇到了。

据老罗说,他私信过不少人,路明非是唯一一个回信的人。

老罗还说他肯定是是最孤独的那个,因为会闲的没事回复他的联系。路明非则是告诉老罗,说他找人的发言怎么看怎么像是诈骗短信,会有人回就怪了。

路明非以前跟老罗说过,说等他毕业找了工作安定下来,以后老罗要是再来北京,自己就请他去吃最地道的北京烤鸭,看最威风的天安门,在朝阳下看升国旗。

但后来,听说老罗靠关系找到了工作,只是工作地点也别远特别偏僻,还没有正规假期,有生之年很难再来中国了。

路明非不再继续说话。对面那家伙却似乎因此进入了话痨模式,不停的用各种拙劣的语言安慰他,同时不断的向他推荐什么日本的虚拟偶像。

路明非打字回应:

【夕阳的刻痕:亲呐,我是差一个能当心灵港湾的偶像么?我差的是买一个不会总掉线的付费加速器的钱呐!】

【我从出生起就单推魔法☆梅莉了:啊这。这我没办法了,我们这边偏僻得很,所长人年轻刚来管得特别严,我就是想给你转点也没办法。我自己倒是没什么要用钱的地方】

路明非瞄了眼对话框,见那头没停下来的意思,就离开位置,忍痛买了瓶营养快线,从网管那接过施舍给他这个老熟客的半包瓜子,准备战个通宵。

突然,对面那人改口了:

【我从出生起就单推魔法☆梅莉了:不好意思,老路啊,我这边今晚临时有工作,这把后面的我让同事帮我打】

路明非只用嘴嗑着瓜子,双手在鼠标与键盘上表演起“你会知道什么是职业选手”。路明非也不在意哪边换人,反正老罗老菜鸡了,换了个更菜的也不过继续一神带四腿。

路明非平时是文学社社员,私底下有空就会出来打单子赚点小钱给自己改善改善伙食。他原本是打星际的,但要赚钱还是moba游戏来得快。

路明非看了眼这个号的段位,心里默默计算的分数,心说打完这把就能上白金段了,这个单子就算完成,扣掉给黑心中介的,等钱到手,后半个月就泡网吧就能更舒坦了,到时候营养快线什么的随便喝。

但俗话说得好,这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缝,一把游戏打到一半,路明非发现事情不对,对面几个人的水平不像是黄金鱼塘局的。

“.....同行?”

路明非放下了翘起的二郎腿,认真了起来。但可惜这是塔防游戏,不是即时战略游戏,个人的上限摆在那,路明非这把还非常倒霉玩的是难以单独Carry一局游戏的射手位。

眼见着局势要崩。祖安队友已经在公共频道里开启了轮着问候父母,路明非觉得没机会了之后,那边同事代打的老罗的角色突然打了行字:

“想赢吗?”

其他几个队友立刻开始表演什么叫优雅祖安话。就路明非老老实实的回了一个字:想。

“好”

代打同事开了全体频道,冲对面的炸鱼代练组说了这么句话:

“对不起,他想赢。”

路明非忍不住啧啧称赞道:瞧这B装的!老练!地道!有内味了!

然后路明非就开始期待表演,却不料电脑屏幕突然黑屏,在他傻眼的时候,下一刻,屏幕重新亮起,只是他操纵的角色不再是弱小可怜无助的小小射手,而是原本老罗的刺客角色,一名能够驾驭疾风的武士。

路明非在恍惚中将局势慢慢打了回来,当敌方基地爆炸之后,路明非立刻按下Alt+F4退出游戏,连忙打字问老罗的这位朋友是何方高人。

“万能之人(笑)”

路明非挠了挠后脑勺的头发,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但对方倒是继续说了。

“罗曼那家伙太死板了,但我不同”

“你缺钱么?那我告诉你个路,在你现在的黑网吧出巷子之后左转十二米有个公共汽车站,你搭六路车过三个站,就在那边广场上,那边有我们组织弄的有偿献血活动的分会点,你报名字,献个血,然后他们就会知道,会多给你点钱。”

“谢谢大佬!”路明非顿时受宠若惊。但不是很相信,顺手查起了相关的新闻。

万能之人发了个微笑的表情,然后继续道:“两万够不够买你想要的直播器材?”

“!感谢大佬!”

“美刀~”

“救苦救难大慈大悲菩萨我爱死你了!”

“(笑)”

“呃......不过靠谱么?”

“靠谱,我们是联合国直属的国际组织,拯救世界的那种,你可以自己查。别跟我说你连路费都出不起。”

路明非讪笑:“这、这倒是没有。”

“那就这样了,拜。哦对了,你打游戏是挺厉害的,比起当个小主播,还不如去打职业扬名立万,现在不是流行这个么?”

路明非愣了愣,鬼使神差的问了句:“菩萨您是男是女?”

“男。老大叔了。”

路明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妄想里总盼着听到的话,居然是个男大叔说的。

“不过身体是女的。”

“——啊!?”

路明非一个踉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迎来了网管的一阵怒斥。

第二天,路明非查好了资料,确认没问题,哪怕那两万美刀被鸽了,也有鲜血的几百块钱拿之后,拿着瓶喝完后又装满了凉开水的营养快线,就出发了。

心喘喘的跳,呼吸好像都不利索了。路明非找到了献血站,报上了名字,在长得贼标志的拉丁裔护士小姐的帮助下,搞定了献血的流程。

过程里他有些紧张,护士小姐跟他闲扯聊天,而路明非一紧张就忍不住说些烂白话,里头时不时还会混进去些一般人不知道的梗:“你们中文说的真溜!什么是国际组织啊?”。

一切顺利的不真实的结束了。恍惚的拿走了活菩萨给自己的两万美刀支票。路明非陷入了对未来的幻想中

幻想着自己当主播,被星探发掘,然后出道,站在电竞的舞台上,让无数粉丝高呼自己的名字,恍惚间,似乎还在红着脸找他要签名的女孩里看到了陈雯雯。

路明非迷了,迷失在了妄想的霓虹灯那五光十色的牌子里。以至于他没听清献血站里拉丁裔护士小姐最后给他的那句叮嘱:“回去后等接你的人的通知。”

路明非觉得自己的人生就要起飞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勇气,他觉得他很勇,从未如此勇过,当初说出《JOJO的奇妙冒险》里东方仗助的羞耻名台词时都没现在这么勇。

“活菩萨”

路明非打开手机,问给了自己转机的人。

“向女生告白您觉得需要什么?”

发完路明非才觉得自己很蠢,对方可是在联合国国际组织工作的大人物,忙里偷闲跟自己玩两把游戏已经是福分了,怎么能......

但对方意外迅速的给出了回答。

“我们佛罗伦萨人的话,会选择‘花’、‘音乐’,还有‘大声的表白’,记住要富有感情,要有种把一切都堵上的气势!不然对方可能不会接受你这个女孩(笑)”

路明非有些害臊,连发了三个“咳咳!”的表情。

“不过你注意点,暗恋那同学的事情估计全班人都知道”活菩萨又发了个葛城里美端着啤酒在笑的表情包:“加油。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路明非从未如此感谢一个人。一个素未蒙面的人。

“活菩萨!我爱死你了!”

手指在翻盖手机上龙飞凤舞。路明非兴奋的想要将自己这不可思议的经历告诉陈雯雯。天晴了,雨停了,衰小孩又觉得自己行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面对瀑布的小灰猴,就是没有闪电疤的哈利波特遇到了来送霍格沃兹魔法学院入学通知的猫头鹰!

我要飞!我会飞!我真的能飞!

路明非挑战FGO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