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这来之不易的结束[1/2页]

距离王都约莫六十公里的平原。

下令全军以百人为单位向敌方境内渗透之后,泉水指挥官独自带了一支百人队在黑灯瞎火的麦田上横穿了好几里地,总算抵达了最近的一条公路。

三个步兵班立刻向前方散开,以箭头的阵型沿着公路以及公路两侧一边搜索一边向前推进。“话说这麦子都熟透了,没人收的吗”走在前面的入土为安,伸手捏了一根麦穗在手上轻轻揉搓,细看那麦穗上已经钻出了青绿色的芽尖。

俗话说“起点首发,九成熟,十成收,十成熟,一成丢”,等到小麦完全熟透再收割,每亩至少

得减产个四五十公斤,作物的品质也会差上许多。

如果赶上连续的阴雨天气,小麦发芽或者霉变,那损失就更大了。所幸绿洲很少下雨,淡水资源都是由河堤供应,渗透土壤中保存。“……很正常,猎鹰王国的动员已经到最后阶段了,整个社会生产活动停滞,别说麦子熟了没人收了,就算是收到了粮仓里,也送不到一般国民的餐桌上。”

扫视了一眼旁边那一望无际的麦田,泉水指挥官可惜地咂了咂舌头。真是可惜了这片肥沃的黑土地。

要是把这土地交给联盟的生活职业玩家们开发,亩产少说也能上千斤。

若是配合上数控种植塔和生物研究所提供的优质种子,两千斤都不是问题!“要放火吗”我最黑跃跃欲试地问道。“没必要,”泉水指挥官言简意赅地说道,“我们的目标是工业设施和交通枢纽,摧毁农田没啥意义。”

大规模摧毁农田得用枯叶剂。

只是放火烧不了几块地,还可能影响在田野中穿插前进的自己人,既浪费时间又没多大收益。

“说起来你咋没把水箭龟套装给穿上。”瞅了一眼泉水身上的矿工外骨骼,我最黑调侃了一句。

刚才从飞艇上下来的时候他就想问了来着。泉水翻了个白眼。“起点首发,你当我傻。”

毁灭者1型的机动性太差了,加上护盾背包和带自动装填机的120mm迫击炮,穿戴重量已经接近一吨,电源全开也跑不了多快。

何况他们也不是去和猎鹰或者军团的正规军交手,而是去敌后搞渗透破坏,带那么大一个假铁棺材属实没必要。

实在需要火力支援,呼叫飞艇炮击就完事儿了。

正说话间,身后的天空传来雷鸣般的炸响。泉水指挥官回头看了一眼。

“燃烧兵团的兄弟们估计已经降落了吧。”我最黑一脸难受地说道。

“可恶啊……为什么好活儿都是他们的,我们却要干这偷鸡摸狗的活儿!”卡卡罗特笑着调侃了句。

“什么偷鸡摸狗!这叫战略破坏,敌后渗透!”“可以,听你这么一说,这偷鸡摸狗的活儿瞬间就高大上了。”“哈哈哈”

看着有说有笑的一众队友们,泉水指挥官咳嗽了一声。

“咱们好歹是来搞破坏的,不是来郊游的……大家严肃一点。”

“既然是搞破坏,难道不该是凶神恶煞一点么,

就像这样,”我最黑眉飞色舞地说着,同时努力从脸上挤出了二两横肉,抖了抖端在腰间的步枪,“打劫!兜里的钱都交出来。”

瞧着他那副熊样,卡卡罗特没忍住笑出了声。“靠你这演鬼子进村呢。”

泉水指挥官扶住了额头。这家伙没救了。“话说咱去哪儿找工厂啊。”

坟头捉鬼叹了口气,无奈地看向泉水老兄。见总算还有人关心他们的任务,泉水的脸上总算浮起了欣慰的笑容。

“这好说,顺藤摸瓜就完事儿了。”

公路交通是工业的配套之一,各幸存者聚居地的资源和人力需要通过道路网输送到工业区完成生产。

猎鹰王国是古典军事主义国家,宽敞的公路一般都是专属于军用设施以及军工生产单位的配套。

因此想要识别高价值目标很容易。只要从猎鹰城附近的公路里选几条最宽的出来,然后顺着公路往前线的方向走就完事儿了。

路上总能找到几个物资集散地。

只要随便那些后勤中转基地,在通过当地的物流信息资料,搞清楚物资是从哪个地方送来的,以2号绿洲的战略纵深,锁定工业区的位置不会太难。

说巧不巧的是,众人顺着大路走了一段,正好碰见了一辆抛锚的拖拉机。

赤着胳膊的男人蹲在拖拉机的旁边用扳手拧着螺丝,另一个穿着背心的中年男人坐在驾驶位上叽里呱啦的催促着。

看到远处走来的一队人,坐在拖拉机上的那人起初没当回事儿,以为是自己人,结果走进了才发现这些人的装备与猎鹰王国的军队截然不同。

无论是那一身胸甲锃亮的外骨骼,还是他们端

在手中的突击步枪,都绝不是如今的猎鹰王国用得起的。

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慌忙地跳下车就要往麦田里钻,不过没跑出两步,就被一只强壮有力的大手给拎了回来。

“跑什么跑”向拎小鸡似的将那人拎了回来,阿捏冲着他狞笑了一声说道,“是不是干坏事儿了”

虽然是萌新,但好歹也是力量系的萌新,刚进游戏就是个点的力量。

无论是臂力还是握力,都至少是普通成年男性的140%,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挣脱的。那只手就像铁钳子一样,夹的那人动弹不得,任凭如何挣扎都纹丝不动,只觉得被抓住的位置越来越疼。

“没,没有……小的哪敢,”见挣脱不了眼前士兵的束缚,那个开拖拉机的司机终于放弃了挣扎,战战兢兢地看着他道,“请问军爷……您,

您是哪个部队的”

“风暴兵团”阿捏自豪地答道。

“风,风暴兵团”那司机一脸懵逼,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个番号。

“废话那么多干啥”听到了前面的动静,我最黑带着人从后面走了上来,凶神恶煞地盯着被拿捏住的那个司机,“打劫!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打,打劫”那司机脸上更加懵逼了,哭笑不得地说道,“大人,您是刚来这里吧您要打劫也该找那些贵族.....我们这些连饭都要吃不起了的穷鬼哪里有钱啊。”

“嘶……也对哦,饭都吃不起哪来的钱呢。”我最黑点了点头,眼中不禁带上了一丝同情,但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任务,于是又把那凶神恶煞的表情掏了出来。

“老子管你有没有钱,赶紧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看着那明晃晃的枪口,那司机急的都要哭了。至于那个修车的男人,已经完全吓傻了,丢掉扳手双手抱头蹲在拖拉机旁边瑟瑟发抖,动都不敢动一下。

朝着自家二货的背影翻了个白眼,泉水指挥官走到了那个被吓尿了的司机面前,盯着他的眼睛。

“车上是什么东西”那司机紧张地答道。“……铁。”

泉水指挥官不耐烦地问道。

“我知道是铁,问你什么铁,干什么用的,送去哪的。”

听到这问题,那司机立刻反应了过来。“这是………………罗兹兰镇征收的铁制品,我们按照后勤官的命令,要将它们送去威廉工业区。”威廉……

和猎鹰王国的王子兼元帅似乎是一个名字。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在以农业为经济支柱的封建王国搞工业化,大概率也只有王室和大贵族有那个能力,既然工业区是王室的资产,用王室成员的名字命名也没什么毛病。

我最黑走到拖拉机旁边瞅了眼,发现里面都是些锅碗瓢盆,嘀咕了一句。“要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泉水指挥官没有理会他的嘀咕,盯着那人继续审问道。

“你送去的那家工厂叫什么名字,是生产什么的”

那拖拉车司机用不确定的声音答道。“名字叫家第一铸造厂……好,好像是生产钢管的来着。”钢管

众人闻言,眼睛顿时一亮。

放下了拖拉机上的那批货,我最黑激动地道。“是无缝钢管”

那司机哭笑不得地回答道“大。大人,我只是

个送货的,我真不知道啊……您问那儿的厂长吧。”

钢管只是那家工厂的产品之一。

包括钢盔、工兵铲、刺刀、军用水壶。子弹等等一列的生产线都在那儿,只是他没敢说。这些人总给他一种不妙的感觉。

“好主意,”泉水指挥官的脸上露出笑容,拍了拍他那个司机的肩膀,看着眼前这个战战兢兢的男人继续说道,“可以带我们去见一下你们的厂长吗”

那人哪敢说一个不字,面对那如沐春风般和煦的笑容,只敢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泉水也不废话,回头看向身后的队友们,挥了下手。

“走,拷着他们去。”

“这拖拉机咋办。”我最黑看向旁边那台刚刚修好的拖拉机,只觉得丢了怪可惜的。泉水思索片刻,心中有了主意。

“车上的货扔进麦田,拖拉机……就先带着吧。”

虽然他也没想好这玩意儿有什么用,但万一能用上呢总之先带着好了。

风暴兵团仍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无声息的前进着。

而同一时间,数十公里外的猎鹰城,夜色正如燃烧的烈焰一般沸腾。

密密麻麻的枪声此起彼伏,如同汹涌的海浪将猎鹰城正中央那座巍峨的城堡包围。

最先填进城区内的两支百人队很快被打的溃不成军。

联盟的飞行员仿佛携带了一个万人队的弹药量,那突突突的枪声就好像子弹不要钱似的。不止如此,他们甚至把飞机上的机枪给拆了下来。

城区中那些砖石结构的房屋和墙体在129mm口径的机枪弹面前就和纸糊的一样,往往一梭子过去连人带墙都碎成了渣。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深入城区“围剿敌方飞行员”的傻子阿德姆也没有等到后方的增援。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他的长官并不是瞎了或者是聋了,而是根本无暇顾及他那边。联盟的飞行员显然并不满足于解决几个小喽啰,就在将他包围的同一时间,分出了一队人手攻向了城堡的大门,并与大门口的守军展开了激烈的交火。

可以预见的是,面对十数挺航空机枪的火力压制,只有几把栓动式步枪的猎鹰王国土兵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眼看着那枪焰已经烧到了眉毛底下,米达尔当机立断,立刻派出了两名忠诚的近卫兵带着炸药前往了城堡的正门,打算将门楼直接炸毁。虽然这阻挡不了联盟进入城堡,但至少能在城

防军赶到之前争取一点时间。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钟楼的方向传来一声枪响,刚摸到城堡正门下方的近卫兵脑袋上瞬间爆开一串血雾。

跟在旁边的那名近卫兵还没搞清楚枪声的方向,很快又是一枚子弹钻进了他的头盖骨。

这次连那枪声都没听见,那人便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两个”

在通讯频道中汇报了战绩,趴在钟楼顶上的夜十,眼睛死死地贴着瞄准镜搜索着城堡的边缘。

在热成像瞄准镜的辅助下,黑夜对他而言就如白昼一样醒目,一切活物都无所遁形。而对杀意的感知,能让他迅速判断自己的位置是否暴露,以及是否有其他狙击手盯上了自己。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