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正好凑一桌麻将[1/2页]

猎鹰城,城堡前的广场。

之前的绞刑架已经被撤下,宽阔的升。

女——把人从空中劈下的利剑,将城堡到河堤的王国大道一分为二。

站在广场上的蒙哥特国王微微额首。“猎鹰城恭候您的降临,尊敬的管理者大人......”

站在蒙哥特国王身后的一众贵族们也都纷纷额首。

看着那些达官贵人们谦卑的姿态,站在不远处的自治委员会代表们一阵局促不安,不知该如何表示。

倒是陶特有些眼力见,深知自己手上的权力来自哪里,连忙也学着那些人的动作微微额首,表示对联盟的尊敬

楚光倒是不在意这些繁琐的礼节,不过对这些手下败将们的谦卑态度还算是满意。

不像格里芬那家伙。输不起。

明摆着都已经走投无路了,还要带着部下们和自己玩波大的。

从飞艇上下来之前,楚光已经向骷髅兵团下令,让岑鼠老兄带着装甲部队跟上去。

但不必交火。

在射程之外跟着就好。

不管这些人撤退到哪儿,都不会再有补给送到他们的手上。无论是子弹炮弹还是燃油,甚至是食物和淡水的供应都将断绝。

与此同时,地精兵团将不间断对军团的动向进行侦查,一旦发现他们试图从途经幸存者聚居地或村落征收补给,立刻配合地面部队对其进行驱赶。

如果他们停下,则由骷髅兵团将其包围。

接下来的停火谈判很关键。

楚光需要将这五万大军关进笼子里,然后给这笼子断水断粮。

这比把他们直接抓起来还要杀人诛心。

万名占战孚的1F的千人队负责。

“你就是蒙哥特?猎鹰王国的国王?”

这个词,蒙哥牛寺的声音有些迟钝,明显还不太习惯。

之前克拉斯、格里芬甚至是傲慢的麦克伦,也只是和他平起平坐而已,最多地一活位稍微高那么一点点。

旦女说的。

这把年纪也力不从心了,只希望这M联的管理者能放过他的家人......

注意到国王身后的王室成员,楚光打量了他们一眼,心中不禁感慨,这些住在绿洲里的家伙们是真的能生。

十几个孩子,最年长的三十来岁,年幼的才五六岁。

国]王亲自带头4出:上百万的的幸存者聚舌地,I人口。'

反观河谷行省。

他就是翻遍了整个清泉市都找不出这么多人,当初席卷整个行省的嚼骨之乱也才几支万人队的规模而已。

躲在眉目低垂的蒙哥特身后,一个小丫头正怯生生地看着楚光,水汪汪的眼睛里写满了害怕。

这儿中午才死了人。

当时她躲在窗边偷偷看了一眼,被外面的情况给吓坏了。如果不是父亲大人的命令,她怎么也不肯从房间里出来。

不想吓坏了小朋友,楚光向她做了个自认还算友善的笑容,用温和的语气说道。

“不用害怕,我们不是威兰特人,来这里是为了结束这场愚蠢的战争。”

然而让楚光没想到的是,这小丫头见自己看向她,反而更害怕了,整个人都藏在了父王的身后。

蒙哥特的表情不禁一僵,皱纹纵横的老脸渐渐失去了血色,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的头埋得更低了。

人君羊中的克伦威1时T一真考的下人微微闪烁,最终狠下心来,与身旁的下人耳语了几句。

不只是他一固人,旁边其他贵族们明显也误会了什么。

对那些人的窃窃私语尚不知情,没想到自己竟然讨厌了,楚光的眉头不禁抽动了下。

淦!

爷的笑容有这么可怕吗?

明明清泉市的熊孩子们还挺喜欢他来着。

每次抽奖有多余且卖不出去的糖果和巧克力,他都会随手分给聚居地附近的小孩子们,有时也会让人给学校里送去。

对怀柔失去了兴趣,楚光看向了那个老国王。

“在来至这文里之前,我听说过很多关干绿洲的故事,无一不是对丰饶和繁荣的赞赏。”

然而当我站在舰桥上俯瞰这里,这座聚居地却丑陋的让我失望。”

蒙哥特脸上无动于衷。

这种程度的羞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倒是站在他身后的几个王室成员——尤其是小伙子的脸上,露出了或惭愧或不服气的表情。

楚光继续说道。

“大街上堆满了障碍物和掩体,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着营养不良......你们一出生就在最丰饶的土地上,坐拥着繁荣纪元的遗产,更不必面对异种和黏菌的威胁,只要花点时间把种子扔地上,不用太多打理都能收获成片的稻谷。”,

“然而拥有这一切的你们,却将这颗星球上最丰饶的土地经营成这幅鬼样,简直愧对了你们口中的那个神灵。”

一名年轻的王室成员恨恨地盯着他,虽然嘴上没有说话,脸上也很小心的藏住了恨意,心中却在腹诽着“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

如果他们在战争中胜利......绝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然而他的父亲远比他聪明的多。

蒙哥特国王低着头,谦卑地说道。I“这并非我们的本意.....….是军团,那些威兰特人蛊惑了我们,蒙蔽了我们的双眼,在这片土地上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他知道联盟的管理者不是那种无聊到特意跑来羞辱他一番的人,那番话虽然听着带有羞辱和嘲讽的意思,但其实也给了他一个为自己开脱的机会。

那便是当着所有臣民的面,将这场战争的锅全都甩到军团的头上。

而这也是他唯一能活下来的办法。

楚光饶有兴趣地多看了这家伙两眼。看来这个蒙哥特倒是不傻。

“我认可你的说法,你们确实受到了威兰特人的蛊惑和胁迫,所以我暂时没有清算你们的打算,”不过说到这儿,楚光忽然停顿了片刻,话锋接着一转,“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就毫无责任。”

“作为惩罚,我们会解散你们的军队,解除你们的武装,直到将你们改造成一个正常的国家。”

“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们。”人群中传开窃窃私语的声音。

自治委的陶特心中隐隐激动,不远处的贵族们交换着视线,而广场外的市民们则面面相髻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听到那残忍的宣判,蒙哥特国王心中轻轻一叹,微微颔首。

“遵命。”

虽然失去了很多。

但无论如何他和他的家人们总算是活下来了。

这样的结局对他而言倒也不算太糟.

虽然楚光在迎接仪式上将猎鹰王国的国王羞辱了一番,但在当天晚上接风洗尘的宴会中,他和他部下们仍然受到了国王以及贵族们的热情欢迎。

城堡宴会厅。

在大伙儿们的总恿下,感知系的夜十率先拿起叉子,戳向桌上那盘看不出是什么肉的肉排。﹐

闭着眼睛咀嚼了一阵子之后,他翻了个白眼。

“没毒…...吃!什么玩意儿,这么难吃!”

沙漠诸国的烹饪水平似乎都很拉胯。明明坐拥着这么大一片黑土地,简直是浪费!

“这你就不懂了,在落霞行省,烤沙虫肉可是一等一的美食,只招待最勇猛的勇士。”老白笑着调侃了一句,却没有动手中的叉子。

现实中是大厨的西红柿炒蛋浅尝了一口,便将叉子放下了,摇着头说道。

"......老娜看了都摇头。”

弄到宴会门票的不只是燃烧兵团,跟在飞艇上混分的白银兵团也混了几个进来。

几个闲不住嘴的家伙,开始嘀嘀咕咕地说起了先前在城堡里转悠时偷看来的八卦。

“话说怎么没看见管理者?”

“公务繁忙不是很正常,上次在雄狮王国的宫廷宴会上他好像也没待多久就走了。”

白银之爹眼睛一转悠,忽然一脸神秘的压低了声音。

“说到这儿......我刚才见管理者发了好大脾气。”

—瞧见这家伙脸上神秘的表情,白银之手和白银之剑瞬间来了精神,凑近了好奇问道。

“什么情况?”“讲讲!”

“咳,”白银之装腔作势地咳嗽了一声,“......听说那些贵族们往他房间里塞了十几个女眷。”

闻言,白银之手顿时瞪大了眼睛。“卧槽?他忙得过来吗?”白银之剑一脸羡慕的表情。

虽然没说话,但想说的话都被他写脸上了。

可恶啊。

这狗策划宁可把福利发给NPC也不发玩家,这适合吗!

好歹让他康康......

猜到自己兄弟在想啥,银爹白了他一眼。

“想啥呢?咱们管理者是那种人吗?送来的人都被他轰出去了.....要不我咋说他发了那么大脾气。”

银剑和银手都撇住了。

尤其是前者。

犹豫半天,他小声嘀咕了句。

“他会不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7银爹笑着说。

“这倒不至于,好歹也是三十多级的五边形战士,难言之隐应该不会......主要还是那些贵族们太过分了。”4

银剑愣了下。

“过分是啥意思?”银手也是一脸纳闷儿

“太丑?还是男的也送进去了?”银爹慢悠悠地摇了摇头。

“和那个没关系,主要是十几个人加起来还没你爷爷大。”

“噗!”

银手一口红酒喷了出来,呛的杯子都掉地上了,旁边的银剑更是瞪大了眼睛,嘀咕着。

“卧槽!这也太变tai了!”

白银之爹幽幽—叹,优雅地品尝了—口酸的能当醋的红酒,用杯子的边缘虚空比划了一个夸张的弧度。

“是啊......要是像鸦鸦那么大,估计管理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偏偏还不如藤藤。”10

一直在旁边偷听的戒烟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

“噗哈哈哈哈!”

算上戒烟这个半路插进来的,四个倒

青核子导无忌惮地开省玩天,急术万量系杯就网络连接不稳定了起来,两个力量系

牲口最先趴在了桌子上。

其他玩家们都没在意,毕竟他们早习惯这种断片下线的方式了,倒是把旁边倒酒的侍者给吓的脸色苍白,生怕是自己盘子里的酒有问题。

“奇怪了.....”看着倒桌上的银手和银剑,白银之爹嘀咕了一声,“这俩彩笔平时挺能喝的啊。”

话说这度数也没多高啊。

还好他当初机智地选了体质系,要不也

正想着,他忽然两眼—翻,也丢下杯子趴在了桌上。

戒烟脸色微微一变,迅速放下酒杯,结果还是没逃过一劫,好巧不巧地也被BUG给盯上了。

“"卧槽,你们挺能喝啊,体质系都给喝趴了。”

毫不知情的夜十擂皮笑脸地凑了过来,给他们来了张合影。就在他正想下线去嘲笑这几个家伙的时候,一名大腹便便的贵族忽然走了过来。

“尊敬的大人......我可算是找到您了。”那胖子满脸都是汗水,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

没见过这人,夜十打量了他一眼。“有什么事吗?”

“鄙人名叫.......伯拉罕,是陛下册封的男爵。”

没等夜十问有什么事情,伯拉罕男爵便将一旁的贵族夫人拉到身前,看着一脸困惑的夜十殷勤说道。

“这位是.…...我的女儿塞西莉,感谢您那天晚上出手相救。”

讨好联盟的管理者大概是没什么希望了。

刚才广场上他看的清清楚楚,昔日那些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们,看向那个男人的眼睛都冒绿光了。

不过。

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毫无野心了。在听闻女儿那天晚上的遭遇之后,他立刻将主意打到了管理者的那些部下们身上。

夜十愣愣地看着这个大腹便便的男爵,还有他旁边那个面目娇羞的姑娘,完全没认出来这位和昨天晚上那位贵族夫人是同一个人。

“不客气....."

“这不是客气不客气的问题,"伯拉罕男爵一脸严肃地说道,“您救下了她贞洁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救下了她的命......”

见那个贵族夫人向自己颔首表示感谢,夜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不......其实我们什么也没做,是她自己打晕了那个人逃出来的。”

真要说谢谢的话,也该是谢老白给她的半截窗帘。

然而眼前这个大腹便便的男爵却丝毫没有听见一样,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我的女儿便对您念念不忘,哀求着我希望能再见您面。”

“误?”

“我看殿下也是一表人才,是个可以托付的人,请你带她走吧!”

夜十整个人都傻眼了。

“等等,你女儿在城堡里她是你们国王的妃子?还是?”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