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相隔一个半世纪的“重逢”[1/2页]

四面开阔的旷野上,坐落着一座yi诗难攻的要塞。

总长15.7公里的坑道与混凝士浇筑的掩体以及战壕彼此连接,半球形的旋转式装甲炮塔、高射炮阵地、反坦克炮以及重机枪阵地一应俱全。

这里是军色号绿洲最大的军事基地,名为号角堡,由上军团驻落霞行省总指挥克拉斯将军修建。

号称可驻扎百万规模的大军!为了满足这座要塞底大的物料需求,克拉斯将军不但安排修筑了一条从附近河堤通往要塞的引水渠,还在要塞的四面修筑了宽数的六车道公路。运往号角堡的补给可以走水路,也可以走公路,还可以通过飞机或者飞艇空运。

而号绿洲一旦遇到入侵威助,驻扎在这座要塞中的部队和围积的补给物资,也能在最短的时间通过公路运输到前线。

然而如今。

这座四通八达的要塞却是被堵得水世不通。

联盟的骷髅兵团没有强攻要塞,而是看着他们撤到了要塞里,然后切断了通往要塞的水渠。

按理说这种规横的要塞至少会储备可供百万大军三年以上的消耗,然而在格里芬最初的计划中,压根没有想过这座军事基地有朝一日会作为防御要塞使用。

再加上前线战况吃紧,大多数物资都被送往了前线,而猎鹰王国国内的生产盈余又不足以完成这座要塞的物资储备工作。

而这也导致了撤到要塞中的五万大军只有不到两个月的余粮,淡水的供应也是岌发可危。

不过这还不是最致命的。

真正致命的是弹药的匮乏,

最近的威麻工业区已经被联盟的军队占领,

主要就是标记这座要塞中的补给位置,等着炸弹从天上掉下来,然后对地精兵团的空装结果进行评估报告。

想要锁定围房物资的仓库不容易,尤其是现在补给严重短缺,紧缺的物资都做了分散存放,而且稍一靠近附近的区域就会被拉住盘问。

这可不是一句“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就能解释清楚的。

作为一名“非威兰特人”,战地佬对自己的鼻子很有自知之明,当然不会做那种显眼的事情。

况且也没那个必要。

找不到补给仓库,找食堂和流动厨房还是很容易的。

只要在那些威兰特人吃饭的时候,往附近扔上一枚一百公斤航弹,足以将锅碗瓢盆和排队的人全都扬了,

至于空袭结果评估就更容易了,

从凯旋城方向送来的物资估计也到不了他们手上了。

除了格里芬和那些脑子不太聪明的克隆人之外,任何一个威兰特人都能感觉到,他们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缘

“听说裁决者号来了。"

"…为什么是裁决者号?不应该派一腰进攻型飞过来吗?”也

“听说元帅陛下并没有对大荒漠以西用兵的计划,海对岸的世界和极北之地还有南边的荒原都比万里之外的土地更重要,上一次远征便是克拉斯将军的独走

“怎么会这样”

“难怪直到现在我们都没等到援军。”军营中随处可以听见士兵们的窃窃私语。坐在帐篷门口吃着盒饭的战地佬默默记了下来,打算作为今天的乐子,一会儿发到论坛上。

这些天他的工作很简单。

军营本身就是个充厅着暴力的地方,尤其是离死亡最近的前线。身为凯旋报的记者,她很清楚威兰特人在前线对其他幸存者做的事情,也并不意外威兰特人的敌人是如何仇恨着他们。

落到土著手中的威兰特人通常不会有好下场,她从同事手中看过照片那简直叫一个残忍。

即使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战地佬本想随口安慰她两句,被联盟厚虎没什么好担心的,联盟的纪律比军团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甚至别说俘虎了,

之前送到他帐篷里的几个奴隶他都没碰,生怕犯了玩家手册中关于“强迫’发生关系的那一条。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是卧底,说“敌人”的好话似乎不太合适,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改了口。

“没事,有我。“

设。“遇刺?!“

“嗯有人在他的椅子下面安装了炸药,如果不是他今早来迟了几分钟,企业和联盟的刺客几乎就要得手了。“

战地佬心说未必是联盟的人想让他死,至少管理者从来没下过让他暗杀军中高层的命令。

“刺客抓到了吗?

“设有。”

潘妮深吸一口气,双手抱住头,十指从发丝中穿过,嘴唇开合着低声祈铸。

“希望不要有事。”

她担心的并不是格里芬的安危,而是这场战争未来局势的走向。

因为猎鹰城的惊变太过突然,她一点准备都没有,也根本没来得及离开前线,只能跟着大部队一起撒到了这里。

希望不要被联盟的人抓住,”

军营本身就是个充着暴力的地方,尤其是被这猝不及防的话撩的脸颊一红,潘妮的嘴角不自觉地起一抹莞尔。

这家伙平日里话少的像个木头似的,却总是冷不丁地蹦出一两句让人脸红心跳的话。类似的话她听过许多,甚至比这更漂亮的花言巧语都听了不少,但那些男人往往只是口头上说说,甚至刚说完肉麻的山盟海誓,转头就钻进了圈养异族女人的帐篷这非但不会让她有任何安全感,只会让她觉得恶心,

但这个叫穿山甲的男人却完全不同。

他比一些威兰特人更强大,却没有威兰特人的傲慢、粗曾等等一系列的坏习惯。"就如他那淳朴到充满山野气息的名字一样,他的心思纯真的就像高山上的雪,他的人生只有对元帅陛下的忠诚,对长官命令的忠诚,以及身为一名战士的荣耀。

即使所有人都对前途感到迷茫,对现状感到化的脸上厂亚丢不利一他基至都不需要去现场确认,直接听其他威兰特人大呼小叫的内容就完事儿了,

拜此所赐。

他的人联语现在越来越像大荒漠西边的口音了。

不过,最近这招也不好使了。

联盟的飞机频繁光顾让威兰特人怀疑天上有无人机在航拍,不但隔三差五拿信号干扰枪照一下,更是取消了集中就餐,改成了“外卖配送”。

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想出来的主意。

战地佬都忍不住给那家伙点赞了.

坐在战地气氛组的旁边,潘妮的脸上有些悴,眉宇间写满了愁容。盯着手中的饭盒,她沉默了很久,忽然开口说道,

“格里芬将军遇刺了,"

正往嘴甲塞着面包的战地化差点被呛到,花了好些力气才绷住了自己人狠话不多的人即使所有人都对前途感到迷茫,对现状感到丧气,他的脸上也几乎看不到一丝泪丧。哪怕是在这个即将战败的节骨眼上,他依旧能云淡风轻地说出那句“没事有我”。

只有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她能感到那不带一丝虚假的真诚。

“谢谢,有你这句话我很高兴,不过你的剑应该属于元帅陛下,不必为了我而犹豫。”轻轻甩了甩深褐色的秀发,潘妮用自豪的声音说道。“威兰特人都是天生的战士,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我会照顾好自己。”

格里芬将军在凯旋城还是有些名气的。

就算情况再糟糕,她觉得也不会遭到哪里去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

战地佬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心中却在消化着那庞大的信息量。

格里芬遇刺了?!

什么情况就在这时候,不远处走来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科尔威,另一个人则是科尔威的直属上级,同时也是他调到军官队之后的顶头上司一第五万人队的万夫长委里奇。走到两人的面前,委里奇看向了坐在台阶上的潘妮,用绅士地语气说道。

“抱数女士,我有点事情得和穿山甲商量一下,可以占用他一点儿时间吗?”

潘妮站起身来礼貌地笑了笑。

“没事,请便吧。"

也许是看出来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潘妮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很识趣地走远了。

委里奇看了眼潘妮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周围确认四下无人之后,看向了科尔威。

“你来说吧。"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