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你怎么来了?[1/2页]

这阵子因为工作忙,加上凌素华和易成文刚离婚没多久,凌素华还总是提起让易遥回到服装行业的事儿,易遥就没怎么见凌素华。

凌素华这边忙得不可开交,再回之前的家看望易遥总觉得别扭,这对母女竟然真的有半个多月没再见过。

见到易遥上门,姥姥蓝佩英反常的嗔怒了两句:“这么多天也不来家里,你眼里是真没我这个姥姥了。”

见姥姥一边说着一边就去厨房准备易遥爱吃的饭菜,易遥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父母离婚,可姥姥还是姥姥,易遥就算如今成了破碎家庭里的孩子,可她之前丝毫没有意识到,父母离婚姥姥心里那个家也已经碎了。

蓝佩英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出身,很多感情不会豪放地表达出来,可易遥知道,这么多年过来,姥姥早把易成文当成自己的儿子。

看姥姥两鬓多出的白发,易遥才意识到易成文和凌素华离婚,对姥姥的冲击有多大。

院子里,工人们还在忙活,中华传统服装的手艺几乎全程都是手工制作,先前连织布、染色都是他们手工完成。

也就是行业不景气市场不好做之后,才为了节约成本把织布染布的过程省了。

院子里有几条晾衣绳,是专门用来晾晒布料的,门口旁边的水池里几个工人正在浸泡布料,对布料进行预缩处理。

传统服饰对布料的处理要求很严苛,既不能缩水又不能褪色,所以在进行预缩处理之后晾晒的时候,还要在布料表面覆盖一层纱布,防止布料褪色。

天然纤维,尤其是丝织物最为明显,其次就是棉麻布料,强光照射很容易发生褪色老化的现象。

院子里面的遮阳棚下面,几个女工正在刺绣,再远处则是在定板制版的工人,离客厅最近的地方摆着一排长桌,是一群工人在缝制成品。

凌素华的裁缝手艺一绝,这会正忙着指导旁边的女工该怎么走线。

凌素华看见易遥进了门,但完全没搭理易遥,把易遥当成了空气一样。

易遥在屋里陪姥姥聊了半天,知道凌素华如今的生意还算不错,勉强能维持这帮工人的生计。凌素华跑了一趟南方,还真的让她找到了一些销路。

商场、专卖店这些地方显然不适合凌素华,凌素华愣是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联系上一个专门给剧组制作道具的工作室,对方也是手艺人,见凌素华是从北京特地跑到广州,对凌素华十分敬佩。

见过凌素华带去的样品之后,对方还真就答应了会帮凌素华推销她的明代传统服饰。

凌素华没有当即离开广州,又在广州待了一个星期,拿到几个订单之后才肯回到北京。

凌素华就是这样一个人,认准了的事儿,哪怕撞破南墙她也从不回头。

当然,要不是凌素华这样的性格,母女俩也不至于一谈到工作的事儿就水火不容。

中午吃饭的时候,凌素华才开口跟易遥说道:“你怎么来了?闲的?”

易遥显然已经习惯了,搂着姥姥的胳膊:“凌素华你别不耐烦,我又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看姥姥的。”

凌素华翻了个白眼,再想说什么就被姥姥蓝佩英的眼神吓退了回去。

吃完饭,等姥姥蓝佩英进屋午睡,母女俩这才算正经地说了几句话。

“有空回家看看,离了婚也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吧,再说了,你们离了婚,我又不是孤儿,易成文剥夺你探视权了?”易遥故意犯贫,凌素华也没搭理她。

“你怎么有空来这?公司怎么样了?”凌素华还是问起了公司的事儿。

易遥也没打算瞒着凌素华:“公司出了点事……不过……”

知道凌素华又要说让她回来的事儿,易遥直接伸手制止:“您先别着急,问题很快就能解决,还没到散伙的程度。”

让易遥意外的是,凌素华真的没再提让她回来的事儿。

“我懒得管你,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啥时候想通了啥时候来,我不着急。”

易遥感觉到了不对劲,巡视了一圈,这才看到人群里几个陌生面孔,年龄还都不大。

一抹匠心瑶琴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