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结果[1/2页]

宋念和王琦也换好衣服、整理好头冠出来了,此时定定地盯着胡伯,想从他口中听到些什么,但又怕听到的结果不尽如人意。

宋老太太和沈氏同样,一个人手中端着盆,另一个人拿着湿布子。正想擦拭一下宋策他们搬出来的香案,见到胡伯回来,也都停下了手中的活,期待地看向对方。

被这么多人盯着,胡伯为什么一直不说个结果呢?

其实他也不是故意卖关子的。只不过是因为太着急回来报信,他几乎是全程跑着回来的,此时上气不接下气,一张口就是被冷风灌进嗓子眼而激起的咳嗽。

你要问他为什么不雇辆车回来?

倒不是他怕花钱,只不过是他兴奋过头,看完成绩就往外跑,跑得大汗淋漓,连脑子都忘记动了。

再加上看榜的人和车太多,所以即使雇上车了,只怕比走回来还要浪费时间呢。

一家子目光炯炯地盯着他说话,看他咳个没完,宋老太太真急了,倒了杯水就往他嘴里喂,一边喂还一边重重拍他后背,嘴里不住说着:

“好了没?怎么咳个没完了?你也是傻,你不会坐车回来啊,还跑这么远!”

胡伯重重咳了几下,又喝了口水,这才觉得一口气缓了过来,一边哑着嗓子尽力高声喊:

“中了!老太太,咱们家老爷中了!”

话说了一半,他忍不住用袖子抹了把泪,一张黑红又皱巴的老脸,越发让人没眼看了,但这喜悦可是实打实的。

作为宋家买来的下人,什么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如今也见识到了。

别的不说,他看榜的时候发现宋念中了,没忍住喊了出来,就迎来前后左右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当时的他,一向有些佝偻着的腰,都骄傲地挺了挺,别提有多得意了。

宋老太太一手捂住心口,一手抓过正不可置信地走过来想详细问问名次的宋念,然后头靠在他身上,失声痛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念叨:

“儿啊,苦了你了,这多年,总算是考上了。”

“老头子,老头子你怎么去得那么早啊,你倒是看看咱儿子啊,他考上了!”

沈氏、宋策宋箴,宋筠,也都小跑过去,一家子相拥着哭了起来。

虽说一直期望这么一天的发生,但真的来临了,还是惊喜到只有用眼泪才能表达情绪了。

宋筠的脸挤在沈氏和宋念两人的衣服之间,后面是她两个哥哥,脸上也眼泪鼻涕一把抓。

太感人了,呜呜呜呜呜……

宋筠一边擦眼泪,一边默默往宋箴的袍子上擦手。

这时候谁也不会注意这个,宋箴看到了,却也没生气,别说擦眼泪了,就是擦鼻涕,宋箴也不会发火:

一件衣服而已,亲爹成了进士,想做几件做几件,不差钱。

无师自通地,宋念还没正经拿到公务员编制呢,宋箴已经有点衙内的嘚瑟劲儿了。

王琦,和后赶过来的王绍,面面相觑:

高兴是高兴,可……总得让胡伯把话说完吧?尤其是,王琦到底中没中,还没个结果呢。

带着房子穿古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