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正面[1/2页]

他把脖子上的疤露给叶戈看,当初他妈就是看了他脖子上的疤,才要帮他出气的,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年伯同了不起啊?他也是他妈亲儿子,怎么找回年伯同,他妈就不爱他了呢?

叶戈回头看了一眼,“你哥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她急忙关门,追着年伯同走了:“儿子……”

孟百里:“!!!”爬起来想要追:“妈——”

“给我跪下!”

孟俦一声吼,孟百里腿一软又重新跪了下来,叶戈走了之后,瞬间成了瘟鸡,耷拉着脑袋不敢动。

孟俦看着他这个样子,到底是知道他妈更宠他些,只是这样一想,更气了。

就是宠坏了,所以才宠出这么个无法无天的狗东西来!

看看他做的都是什么事啊?

那天方星河其实没说多少,就是猜测孟百里可能早就知道年伯同跟中州孟家的关系,所以才一直找年伯同的茬,为了显示她不是有意告状,还假模假样的帮孟百里说了些好话,可孟俦这时候心心念念都是愧对长子,一听小儿子可能很早就知道这事,却还故意瞒着家里,一下就炸了。

为此,孟俦特地花了时间调查,他担心秦承寺他们几个维护孟百里,事情都是他亲自找人调查,结果就把孟百里这几年在海洲干的事都查了个底朝天。

但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说孟百里不知道年伯同的身份,孟俦还真不信,这小子就是故意找茬,一边在家里面前让家里人讨厌年伯同,一边又怂恿家里人对付年伯同,这是要把年伯同往死里逼啊!

孟俦觉得要是不打他,都对不起自己这一番辛苦的调查。

他特地让人把家里的打人的工具拿了过来,就是为了给这小子一个血的教训,叶戈因为长子都成什么样了?结果他呢?这混账东西竟然还敢做出这些事来。

孟百里跪在地上,孟俦一下子愁在他的大腿上,顿时把他打的跳了起来,“爸嗷——”

“你还跑?!”孟俦指着地板,“还不跪下?”

孟百里只能再次跪下,哼唧:“爸我知道错了,我改,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我我真不敢了……嗷——”

“爸——”

“你妈成什么样了?你不知道吗?”孟俦是真气,又气又急,这混账东西就是故意的,故意折腾家里。一边跟家里告状,一边私底下找茬。星河说的没错,这小子就是为了刷他的存在感!

越蠢越不服蠢,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混账东西呢?

孟百里被气头上的孟俦打的嗷嗷叫:“你们就是有了新人不要旧人了……嗷……我哥回来你们就看不上我了,我哪里差了?嗷——”

“你还敢胡言乱语?!”孟俦气得差点拿不稳棍子,“你哥在外面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你能?蜜罐里养大的、糖水里泡大的,你还故意跟他过不去!你不差,你就是太聪明了,所以我今天打也要把你打成蠢蛋,看你下次还做不做蠢事了!”

“嗷——”孟百里被的跪在地上乱躲,“爸,爸,我不聪明,我蠢,我够蠢了,你要真把我打蠢了,你就有个白痴儿子了,天天就只能流着口水笑……”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嬉皮笑脸!”

“……我没啊——”他句句属实啊,孟百里被打的趴在地上,干嚎:“妈,救命啊!”

“救命?”孟俦怒道:“你也有脸喊你妈来救你?你差点要了你妈的命!我打你你冤枉?你冤枉你躲?你躲了多少天了?你知不知这些天你妈是怎么熬过来的?你躲在外头逍遥的时候,知道你妈是怎么熬过来的?!”

孟百里抱头:“我又不是针对我妈……”

“你还有理了你?!”

……

海洲最近的报纸大篇幅的介绍了这场历时三十多年的寻亲事迹。曹茜茜用详细又强有力的证据,展示了报道的真实性和逻辑性,一个成功的寻亲报道,以正能量的意向刊发在头条头版的位置。

当然,其中有关海洲孟家老四的引起了热议,让很多人不敢相信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竟然就有那么恶毒的心思,实在让人不敢相信。而孟老四二次被收押,反倒成了很多人认定是报应的契机,网络上也一度讨论,觉得这种人打小就心思歹毒,小时候犯罪不能怎么样,如今这么大人还是犯罪,说明犯罪意识就是骨子里的东西。

总之墙倒众人推,孟家老四在海洲的名声算是一顿恶臭,再加上孟俦铁了心的要让他付出代价,孟老四想要出来的难度的几乎不可能,再者,孟道渠因暴力逼迫别人签下股权协议一事,也成了他再次涉黑的证据。何况,当初孟道渠为了不留把柄,都是律师私底下跟那些人谈的价钱,以致现在所有已经领了钱的人纷纷反悔,想要拿回自己的股份。金额不少数额不低,数罪并罚,想必以后他还是没好果子吃。

关于年伯同认亲一事,曹茜茜其实也是很意外,没想到方星河比自己还要坚定,说去找人就去找人,说做坚定就做坚定,她坚定不移的做完全套,结果一击即中。为此,曹茜茜特地约了方星河,表达了她发自内心的佩服:“要是换了我,说不现在还在查关联呢。”

方星河咬着吸管说:“我倒也不是凭空瞎想,主要是什么吧,我一直觉得孟百里这个人,不应该无缘无故冒出来捣乱,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事?我觉得他出现的契机和点,非常奇怪。别的我没觉得,我就主要是觉得孟百里这个人很奇怪。”

“哎,你有没有问他是怎么知道啊?”曹茜茜说:“我没见过孟百里,但是我听嘴里提起他,就是觉得他脑子不大正常似的,跟个神经病一样。”

“就是神经病。”方星河说:“他怎么知道的……其实我还不知道,回头等我问问,我猜可能也是无意中发现的吧。他那个人,不大像是能主动为家里分忧的样子,八成是为了给人添堵才干缺德事了。”

攻略小社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收藏
推荐
章节目录